股市超级潜伏: 徐柏良

徐柏良,浙江宁波股民,大佬徐翔的父亲。

股市超级潜伏(13): <wbr>徐柏良

不仅郑素贞,擅长“马甲”现身的徐翔多次与家人闪亮登陆资本市场。徐翔掌控的上海泽熙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泽熙投资”)即为徐翔与郑素贞、徐柏良(徐翔之父)所持股。徐柏良的江湖名声并不在徐翔之下,早年在资本市场即有“最牛散户”之称。而其妻应莹虽然低调,但在?ST长油退市之前,徐翔、徐柏良夫妇就联手应莹每人认购550万股,押注其日后重新上市的预期。

在转投私募领域之后,早前被定位“简单粗暴”投资风格的徐翔也发生了变化。从早前的参与的黔源电力 ,到之后实际控制的工大首创 (600857.SH)和大恒科技,徐翔家族从短期投资开始慢慢转向长线投资,参与到了上市公司事宜当中。

2个月介入3家上市公司

63岁的郑素贞最近四处出击。

1月15日晚间,大恒科技发布非公开发行预案,拟以9.71元/股,向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郑素贞,非公开发行不超过30895.98万股股份,拟募资总额不超过30亿元。此次募集到的资金将全部投入智能检测设备产业化、光电及激光技术产业化等项目中。此次发行完成后,郑素贞的持股比例将升为58.72%。

这仅离其闪电入主大恒科技不到2个月时间。去年11月底,郑素贞出资12亿元,以每股9.32元的价格认购大恒科技原大股东1.29亿股,一举持有29.52%股份成为大恒科技实际控制人。

当时,大恒科技正处停牌期间,谋划重大资产重组。徐翔及其掌控的泽熙投资正偏爱此类“重组股”。不过在今年1月7日,大恒科技却宣布重组因多方沟通未达成一致意见而终止,并实施此次的非公开发行股票。大恒科技证券部人士证实了郑素贞即徐翔母亲一事,并表示其此次包揽定增主要是对公司前景充满信心。

在大恒科技的公告中也详细解释了其中的原因。首先,郑素贞认为目前持股比例不高,有必要增持来巩固对大恒科技的控制权;其次,郑素贞希望通过增持加快大恒科技现有先进技术研发成果的转化,提升公司产品市场竞争力和盈利能力。

在入主大恒科技后,郑素贞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空降2家上市公司。

2014年12月22日,赤天化公布了规模高达26亿元的补血定增方案。其中,郑素贞认购4.49亿股,约合11亿元,占比为42.30%。该次发行完成后,郑素贞持股比例为22.32%,将空降成为赤天化第二大股东。

仅一天后,文峰股份 (600227.SH)发布公告称,大股东文峰集团与郑素贞达成股份转让协议,文峰集团将其持有公司的1.1亿无限售流通股转让给郑素贞,占总股本的14.88%,转让价为8.64亿元。转让完成后,郑素贞的持股比例将超过文峰股份原第二大股东南通新有斐大酒店有限公司。

短短两个月不到的时间之内,郑素贞共介入了3家上市公司,豪掷金额达62亿元之巨。上海市工商注册资料显示,泽熙投资登记注册称,郑素贞就担任法定代表人一职;同时还和丈夫徐柏良,分别持有上海泽添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泽添投资”)99%和1%的股份。

郑素贞的动作远不止于此。

在此前的2014年9月28日,郑素贞就已出资1.3亿元参与南洋科技002389SZ)的定增;同年2月,郑素贞和其丈夫徐柏良旗下的添泽投资通过股权拍卖获得工大首创15.69%股权成为其第一大股东。

凶猛、迅速、大手笔,郑素贞的手法与其子徐翔如出一辙。“徐翔善于‘马甲’,?ST长油退市之前,徐翔和他父母、老婆一起买进。这段时间郑素贞的种种动作,背后肯定是徐翔和泽熙投资。”深圳一对徐翔颇为关注的王姓券商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徐翔家族出手不凡

毫无疑问,在郑素贞背后自是其子徐翔的身影。以徐翔为核心的徐氏家族四人,在资本市场的光环一直耀眼。尽管保持神秘,鲜少接受媒体采访,但是纵观其家族投资方向,依然可以真实地追寻出徐翔家族的豪放投资风格。

尽管如今名气不及儿子徐翔,但实际上徐柏良“出名更早”。2008年,徐柏良因以个人名义出资1.43亿元参与青岛双星000599.SH)定向增发而名噪一时,同年入围“2008年百强散户榜”第42位。2009年,徐柏良还曾重仓中国南车(601766.SH),并成为其第七大流通股东。

作为徐翔的主战场,泽熙投资便由徐翔、郑素贞和徐柏良所持有。据上海市工商局资料显示,泽熙投资股东注册资本5000万元。其中,郑素贞、徐柏良两人的出资时间为2009年12月4日,出资额分别为2760万元和240万元;徐翔的出资时间为2013年10月24日,出资额为2000万元。

虽然交叉联手运作频繁,但徐翔、郑素贞和徐柏良正式出现于上市公司资本运作中便是入主工大首创。徐氏夫妇二人旗下的泽添投资成为工大首创大股东后,向工大首创董事会所派选的3名董事均来自泽熙投资。

徐翔妻子应莹则相对低调,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应莹担任泽熙投资监事一职。徐翔家族唯一一次全家出动即今年?ST长油退市之前,4人各自买入了550万股,押注其日后重新上市的预期。

从曾经的“炒股牛人”到现在的“私募一哥”,进入私募界已有四余年的徐翔收获颇丰。

根据泽熙投资官网数据显示,不包括定增产品泽熙增熙在内,公司目前有5期产品。其中回报率最低的泽熙5期累计增长率为275.55%,回报率最高的泽熙1期累计增长率达到837.29%。

此前格上理财研究中心曾统计,泽熙投资虽然所持有的股票表面看起来很散乱,并无任何关联,但深挖之后就会发现这些公司一脉相承。“新兴行业”和“热门概念”是徐翔的首选。

“徐翔喜欢押宝重组股,这个是他一贯投资方向,大家也比较熟悉,从这几年来看,他参与到公司定增也很多,可能有意识地想参与到上市公司中。”上述券商人士如是认为,他告诉时代周报记者,重庆啤酒、酒鬼酒等事例即可以看出当时徐翔“简单、凶猛”的买卖手法。

而最近操作路径看来,擅长短线操作的徐翔家族也开始了长线布局。从工大首创到大恒科技,再到此前的黔源电力、宁波联合,徐翔开始改变往日风格频频通过参与定向增发等手段介入上市公司。

对此,多个分析认为,徐翔实则在实行“股东积极主义投资策略”,通过大量持有股份成为上市公司重要股东,在主动行使股东权利来影响上市公司决策,从而促使公司股价上升。/时代周报

徐柏良,浙江宁波股民。据Wind数据显示,其三季度出现在11家上市公司的流通股股东前十位,分别是厦门信达[0.23% 资金 研报]、浪潮信息[1.74% 资金 研报]、新大陆[1.60% 资金 研报]、东信和平[0.37% 资金 研报]、远望谷[2.40% 资金 研报]、大唐电信[0.00% 资金 研报]、长电科技[-1.20% 资金 研报]、海虹控股[0.00% 资金 研报]、熊猫烟花[-0.11% 资金 研报]、广电电子[0.49% 资金 研报]、京能置业[0.92% 资金 研报]。这些股票绝大部分都是被炒翻天的物联网概念股。如果他目前还没有抛出这些股票的话,他手里的资金已经超过了6亿3千万。

其实,徐柏良也算得上驰骋股海多年的老手了。百度如是描述:“浙江股民,有‘最牛散户’之称,追涨热点板块,一个月可以炒作十几只股票,这位“最牛散户”几乎从来不喜欢做调研,也不喜欢长时间捂股,有人将其手法称为‘徐氏操盘风格’。”

他第一次为众人所知是在去年入围“2008年百强散户榜”第42位之时。当然说他“牛”,并不只是因为他曾入围过什么榜,还因为他在2008年5月29日参与过青岛双星[-1.62% 资金 研报]的增发,参与增发的价格为5.73元/股,出资达1.43亿元,持有2500万股,名列公司第二大股东。不过随后受股市大跌影响,青岛双星一度跌至2.47元,由于处于1年的限售期,徐柏良在这一年过得很焦心。青岛双星2009年中报显示,徐柏良在增发股解禁当月即大举抛售。青岛双星解套之后,徐柏良又进入了中国南车[-0.45% 资金 研报],不过该股股价三季度走势平平,他短炒无果后没有久留,继而迅速撤退。

尽管,从去年大盘见底以来的大半年行情中,徐柏良几乎踏空。不过,到了2009年三季度,徐柏良疯狂了。这家伙玩股犹如豪赌,短短三个月就分散进入12只股票,而且全部是新进入者。物联网概念股的集体飙升为他赚了不少钱,也多少挽回了此前“最牛散户”的面子。

“这位勤奋的散户,似乎并非一个人在战斗。除了有游资跟随,在他后面,还不停地出现一些相同的自然人。”一位知情人士透露,“稍微研究一下,你会发现一位叫瞿月霞的投资者,总是跟随徐柏良,并且高调出现在上市公司榜单中。瞿月霞持有102.68万股熊猫烟花,是第5大流通股股东。而徐柏良持有长电科技1947.48万股,是第二大流通股股东。瞿月霞也有598.68万股,是第七大流通股股东。网上搜索的资料显示,瞿月霞是宁波市某医院的医生,徐柏良也是浙江宁波人,他们俩之间的关系至今还是个谜 

运气好的“赌徒”?

如果说其他的最牛散户是做过调研后才放心一搏的话,那么徐柏良就可称为是运气好的“赌徒”。

在中国股市,浙江股徐柏良绝对算得上是二级市场的“牛人”。他打破了人们对冒尖散户的神秘猜测,用自己独特的方式,主动展示着徐氏的操盘手法。据悉,他手中握有至少上亿元资金,却从不调研上市公司,最大的爱好就是“赌热点”。

事实也确实证明如此,据Wind数据显示,今年三季度,徐柏良坐拥11家上市公司的股票,分别为厦门信达、浪潮信息、新大陆、东信和平、远望谷、大唐电信、长电科技、海虹控股、熊猫烟花、广电电子、能置业。这些股票中,绝大部分都是被炒翻天的物联网概念股。

物联网概念是在今年9月开始盛行,而据记者查实,徐柏良也正是在今年9月中旬物联网炒作疯狂之时介入了长电科技、浪潮信息、远望谷、大唐电信等概念股票。不过,稍感欣慰的是,以现在的股价看来,物联网概念股的走势还是更进一步。徐柏良虽未有太大获利,但也不至于亏损,多少挽回了点“最牛散户”的面子。

事实上,徐柏良已算是股市中的老手,但其炒股经历却颇有些散户操盘的“戏剧性”,去年,他一掷千金,以1.43亿元参与青岛双星定向增发,结果长期被套;今年6月1日,这部分股票解禁,眼看小赚,他便迫不及待地立即减持套现,谁知,随后轮胎股便轮番大涨,而他入的中国南车却一路下跌,这一连串的失算让他真是郁闷不已。

 

到今年三季度,徐柏良呈现出有些“疯狂”状态。犹如豪赌一般,短短数月就分散进入了11只股票,而记者也发现,他并不是孤军奋战,曾与他如影随形的“炒股搭”王素芳、叶玉莲仍紧紧地忠心跟随,厦门信达、新大陆、东信和平、广电电子等公司十大流通股东中均有王素芳的身影;叶玉莲则频频现身远望谷、东信和平、新大陆、厦门信达和海虹控股。

联合作战有一个很大的好处,尤其对于一个热点板块来说,那就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如在拉升物联网龙头股新大陆的过程中,其他的同概念个股自有散户追捧,从而形成广泛炒作的效应,即使在拉抬股价中有部分成本亏损,但那些被追涨起来的股票收益也足够弥补这一损失。(来源:北商报)

徐柏良位列11家公司前十大流通股东

□本报记者 贺辉红  文章来源: 中国证券报

9月份的那一波行情中,“物联网”概念股无疑是最大的热点。究竟是谁在跟进这类虚无缥缈的概念股呢?三季报显示,以徐柏良为首,王素芳、叶玉莲等超级散户为“影子拍档”,组成了最坚定的买入主力,涉及资金约六七亿元。徐柏良更是在11只股票(大部分为物联网概念股)的前十大流通股东中亮相,成为三季报中“曝光率”最高的超级散户。

徐柏良的持仓秘密

据公开信息统计,徐柏良三季度总共买入了11只股票,并成为它们的前十大流通股东。这些股票包括厦门信达(11.02,0.00,0.00%)、浪潮信息(8.63,0.00,0.00%)、新大陆(14.84,0.00,0.00%)、东信和平(12.54,0.00,0.00%)、大唐电信(11.36,0.00,0.00%)、长电科技(5.83,0.00,0.00%)、熊猫烟花(20.20,0.00,0.00%)、广电电子(5.92,0.00,0.00%)、京能置业(7.32,0.00,0.00%)、远望谷(22.15,0.00,0.00%)和海虹控股(9.85,0.00,0.00%)。徐柏良持有海虹控股1693万股,是其最大的流通股东;同时持有长电科技1947万股,是其最大的流通股个人股东。如果他在三季度末还未抛售这些股票的话,这11只股票的市值可达6亿元以上。在这些股票中,只有京能置业不是物联网概念股,其余股票或多或少都与物联网存在一定联系。

去年5月,徐柏良因以个人名义出资1.43亿元参与青岛双星(8.86,0.00,0.00%)定向增发而名噪一时。青岛双星增发价格为5.73元/股,徐柏良持有2500万股,成为该公司第二大股东。青岛双星今年中报显示,徐柏良在增发股解禁当月即大举抛售。随后徐柏良又转战中国南车(4.65,0.00,0.00%),在今年上市公司中报中,以3500万股成为中国南车第七大流通股东,也是第二大个人流通股东。与此同时,他还持有龙溪股份(9.18,0.00,0.00%)、北海国发(8.69,0.00,0.00%)、中国软件(24.14,0.00,0.00%),但并无多大建树,反而踏空了轮胎股下半年如火如荼的大好行情。今年三季度,这些股票都被他抛售一空,几乎全部换成了与物联网相关的股票。由于不知道徐柏良的建仓成本,因此很难判断这种“押注式”的打法是否已见成效。

 谁是他的“影子拍档”

从今年三季报上市公司的流通股东来看,除徐柏良外,还有两位超级散户也大举杀入“物联网”概念股,分别是王素芳和叶玉莲。从三季报看,王素芳是第三大超级散户,他是6只股票的前十大流通股东,持有4只股票跟徐柏良一样,分别是厦门信达、新大陆、东信和平和广电电子。叶玉莲也是6只股票的前十大流通股东,而且这6只股票全部是物联网概念,其中有5只股票与徐柏良一模一样,这5只股票是远望谷、东信和平、新大陆、厦门信达和海虹控股,唯一不同的东方电子(4.65,0.00,0.00%)也是典型的“物联网”概念。从这两位超级散户介入“物联网”概念股的资金量来看,估计总计也已过亿元。

王素芳似乎也与叶玉莲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今年中报显示,王素芳和叶玉莲同时出现在ST有色(15.62,0.00,0.00%)这只股票的前十大股东中,叶玉莲当时是该股最大的流通股东,王素芳则排在第二位。今年三季度两人全部出局,并且同时介入了物联网概念中的相同股票,其默契程度非同一般。

除王素芳和叶玉莲外,与徐柏良同时出现在两只股票前十大流通股东中的还有潘雯和瞿月霞,这两人与徐柏良都出现在长电科技和熊猫烟花的前十大流通股东中,而且都是新增股东。据查,潘雯还曾与徐柏良一道在亚盛集团(5.00,0.00,0.00%)中共同进退。结合今年一季报和中报来看,在超级散户队伍中,“徐柏良式”的集团作战似乎已成时下流行的炒股模式。

这位勤奋的散户,似乎并非一个人在战斗。除了有游资跟随,在他后面,还不停地出现一些相同的自然人。一位叫瞿月霞的投资者,总是跟随徐柏良,并且高调出现在上市公司榜单中。瞿月霞持有102.68万股熊猫烟花(600599),是第5大流通股股东。

更有意思的是,徐柏良持有长电科技(600584)1947.48万股,是第二大流通股东。而瞿月霞也有598.68万股,是第七大流通股东。事情远不止这些,徐柏良在卖掉手上增发的青岛双星之前,还大举进入三元股份(600429)。根据三元股份2008年年报,徐柏良有持有879.43万股,位列第三大流通股股东,瞿月霞持有211.21万股,位列第六大流通股股东。

网上搜索的资料显示,瞿月霞是宁波市医院的医生,徐柏良也是浙江宁波人,难道两人早有默契,还是炒股伴侣?一位叫潘雯的投资者也持有110.7824万股熊猫烟花,位列第二大流通股股东。非常巧合的是,其在三季度也同样持有长电科技413.56万股,位列第八大流通股股东。

徐柏良、瞿月霞和潘雯三个人联手进入熊猫烟花,之后就出现了熊猫烟花的暴涨,这究竟是巧合,还是另有蹊跷呢?熊猫烟花在三季度的暴涨,不能说和这三人没有任何关系,最牛散户和他的影子朋友一手导演了熊猫烟花的惊艳表演。

更多优质秘籍,请加主编个人微信ugouku探讨,同时欢迎分享转发。
微信打赏微信打赏

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求各位看官打赏,打赏后加站长好友(微信caileap),共同探索

最后编辑于:2018/12/23作者:闽发论坛

头像

该用户很懒,还没有介绍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