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海默示录之风起浮萍 第八章 过三关

 

浦江大厦一楼大厅

邝天豹和赵钱两个人晚上约了周老大到浦江最豪华的夜总会:浦江之星好好放松一下,顺便交流一下下一步的动作。符星去停车场开车了,邝天豹和赵钱两个人站在门口等了差不多十分钟了,符星还是没有把车快过来!此刻的符星,正在停车场和别人吵架,对方把车子强行停在自己车的正前方,出不去!

此时,从不远处缓缓开过来一辆商务车,当车刚好停在赵钱和邝天豹的边上时,里面的人突然打开门下来四个穿着黑色T-shirt的小伙子,四人快速把邝天豹和赵钱两人围了起来,而此时,从里面又有一个人探出头来:

“邝总,好久不见啊!我们三爷找你有点事儿,请吧!”李彪似笑非笑地说着。

“没时间!”邝天豹一脸不屑。

“那我们就不好意思啦,请邝总和这位小兄弟一起吧”

说完,四人,就强行把邝天豹和赵钱,强行推进了商务车内。

邝天豹和赵钱,一人坐在中间,一人坐在最后一排,每个人身边都有两个壮汉拿着匕首对准两人的脖子。赵钱是第一次见这样的架势,额头是直冒冷汗,大气都不敢出。而邝天豹早年混迹于工地,那个年代,工地上的活都是靠武力来争夺,不仅要和其他地方来的民工抢夺还要和当地的小混混周旋。所以,邝天豹面对这样的场面,明显从容不少。

也许是为了防止两人逃走,李彪让手下把邝天豹和赵钱两人的手都捆了起来,之后,还各自在嘴里塞了一块布。随后,把车窗帘一拉,里面的世界就和外面隔绝了。

当符星赶到的时候,邝天豹和赵钱他们早就不见了踪影。这时,门口的保安小陈,跑上来说:先生,你是不是找邝总啊?

“你怎么知道?”符星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

“哦,邝总他们被一伙人带走了!说是什么三爷找他喝茶!”

符星听完之后,立马跑进大厦的服务台,拿起电话打给了周老大。

“喂,我找周老大,我是豹哥的小弟符星,我们豹哥被李三的人抓走了”

“好了,我知道了!”周老大立马挂了电话。

“吴俊,马上集合弟兄们,我们去李三的宁波会馆要人”

不到十分钟的光景,吴俊就召集了十几个人过来。

“吴俊,马上去安排一下,叫上司机,我们现在就过去”

从周老大的茶楼出来,一行人陆陆续续,门口已经挺好了四辆汽车,其中第三辆是一辆奔驰,这个是周老大的专属座驾,最前面的是那种商务车,最后面也是商务车。

宁波会馆的后院

宁波会馆的前面,主要是吃饭的地方,而后面的院子,则是李三的专属办公区域,会馆的后方,本来是一块很大的空地。李三和周老大分家之后,李三花重金买下了宁波会馆这块地之后,在会馆的后方修建了一栋小洋房和游泳池,以及一小片绿地。

此刻,李三,在院子的正中央的一个用铁架搭建的房间里,摆了一个很大的茶几,周边摆了五张红木椅子,而这个茶几是专门从外地高价买回来的一块独特原石,请专人打造出来的龙形茶几,霸气威武!

邝天豹和赵钱,被人推着,来到了李三面前。

“来,邝总,坐下来,喝一杯我李三刚从杭州托朋友带回来的西湖龙井”

也许是渴了,邝天豹和赵钱,端起茶几上的茶,就是一口猛喝,一时间也没品出什么来。

“坐”李三示意邝天豹坐下

“今天请邝总来,我是有笔帐要和邝总算一下?”李三虽然语速平缓,但却透着威严

“三爷,我和您,往日无冤,今日无仇,怎么会有一笔账呢?”邝天豹说完,看到了坐在边上李三的李华,心里一惊。

“李华,你来说”李三转向后面

“邝总,我就开门见山啦!你现在手上有多少0508,全部转给兄弟我,我按今天的收盘价全部收了”

“李总,你不能光顾着自己吃肉,而不让别人喝点汤啊!再说了,0508这个票,又不是你们家的,凭什么不让我买?”邝天豹一边说着,一边偷偷地观察李三。

“邝天豹,你这小子,找了一个小刺老,到我那套了我的操盘计划,得了便宜还卖乖,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李华,一时间怒火攻心。

“李总,这个0508,我从去年就有货了,我也很看好这个海南的绩优股,虽然我没有上市公司管理层和他们董事长陈逸飞这块的关系,但是,我也看好这个票未来的发展,我是做价值投资的!”邝天豹说完,心中不免冷笑一下!他哪里是什么“价值投资”,他就是一个潜在坐庄者!

“我呸。。。。。”李华一脸的不屑!

“邝总,你开个价,你手里的货,我都要了!”

“彪子,把周律师的合同拿过来,让邝总签个字”李三话说地比较阴柔。

没过多久,曾彪拿着一份合同,递给了邝天豹。邝天豹接过合同,就直接当着李三的面把合同一张一张的撕了!

李三被激怒了,曾彪立马向旁边的几个马仔使了眼色,马仔立马从后背抽出砍刀架到邝天豹和赵钱的头上!

此刻的邝天豹,心里不免有些害怕,但是,表面上又不能认怂。所以,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仰着头看着李三。

李三,这个周老大的前头马,凭借着一股狠劲,硬是在浦江这个鱼龙混杂的地界,闯出一片天地。也许是很久没有人这么挑衅自己了,李三,不免有些不适应。只见,他突然走到邝天豹的面前,抬腿就是一脚,猛踹下去。

邝天豹,不敢躲闪,只能硬接着,由于交的冲力,邝天豹的脖子被砍刀划伤了,人也顺势飞了出去!掉进了旁边的游泳池。

只听见“砰”的一声,邝天豹那略有些肥胖的身躯,就掉进了游泳池!

李彪使了一个眼色,两个壮汉也跳进游泳池里,他俩迅速抓起邝天豹来到泳池的边,此时,李三已经站在泳池边,蹲了下来,似笑非笑地看着邝天豹。

“邝天豹,我知道你,当年你在工地上很横,当地没有人敢动你邝天豹的工地!但是,今天,你得听我的,因为这是老子的地盘!”

“0508这个票,你到底是让还是不让?”李三说完,二人双眼对视了几秒钟。从邝天豹的眼神里,李三看到了愤怒;而从李三的眼神里,邝天豹看出了阴损!

但是,邝天豹也不是吓大,依旧不肯松口。

于是,两个壮汉一遍扭着邝天豹的手,一边用另一只手,把邝天豹往水里摁,想通过这种方法让邝天豹就范。殊不知,邝天豹是一个水性好手,从小就在农村的水塘和河里游泳抓鱼。所以这点“折磨”根本就不是事。

也许是看到,这样的方式,没有什么效果,李三再次发飙。

“把人带上来,玩一把大的!”

李三话音刚落,后院的门口就有人跌跌撞撞地跑了进来,一边跑,一边喊。

“不好啦,三爷,周老大的来砸场子啦!”

不一会功夫,只见门外进来了十几个人,分成两列站好,周老大缓缓地走了进来!

“李三,你好大的胆子啊,连我周老大的人都敢动啊”

“你算老几啊,周坤!敢来我宁波会馆砸场子,是不是嫌命长啊!”二人剑拔弩张。

“李彪,把后面的兄弟都叫过来,老子今天要看看,你周坤到底有多大本事,能从我的会馆里出去”

李彪一声长长的口哨,哨音刚落,后面的房子里,立马就出来了二十几个人。

“李彪,你混了这么久,还是喜欢以多欺少啊,真没出息。”

“周坤,你懂个屁,老子就是兄弟多,以多欺少,你不服啊”

两位老大身后都站着好几十个人,两人互相对峙着,一时间感觉时间都静止了一样!

“两位老大,这样干站着也不是个事,要不咱们还是按道上的规矩来,过三关!”李华从墙后面穿了出来。

“好”周老大和李三齐声道。

双方人马立马退后了几十步,腾出了一个直径大概五六米的地方,而这个地方,又刚好是一个有着太极图案的地方,二位老大都各自坐在自己阵营的正前方。

“第一关武斗!咱们双方各派一人出来,十分钟内,进行格斗,随先出了中间这个太极圈,那么哪方就算输了!”

第一关由李彪对战吴俊,二人之前也算认识,但是没有正式交过手,虽然对对方有一定的了解,但是也没有正式比划过。

刚开始的时候,李彪和吴俊都只是各自试探对方,没有使出什么比较厉害的杀手锏。

“李彪,你没吃饭啊,腿脚这么软啊”李三看着二人的打斗如此无趣,就气不打一处来。

这时,李彪突然一记重拳打向了吴俊的左边,而吴俊早有防备,等到李彪的右手马上要挨到自己的手,先是轻轻地下蹲,之后,右手立马从底下往上打向李彪的下颚。李彪反应稍微慢了点,就吃了吴俊的一记下勾拳!李彪重拳之后,往后退了几步,吐了一口血痰,嘴里骂咧咧的。

双方你来我往,一阵打斗之后,一时间还是难以分出胜负,眼看时间就要到了,几个来回之后,吴俊发现李彪的软肋在左边。于是,在这最后的两分钟里,吴俊猛攻李彪的左边,而李彪只是一路躲闪,不敢进攻。而吴俊也许是求胜心切,突然一个右反腿踢了过来。李彪终于等到了这样一个机会。李彪趁吴俊右腿踢过来空档,一个下蹲,窜到了吴俊的飞腿之下,两手抓起吴俊的左腿,不一会,吴俊整个人都腾空了。李彪举起吴俊,想把吴俊扔出去。但是,吴俊立马用右腿一个反勾勾住了李彪那个大大的脑袋,接着吴俊左脚也跟了上去,双腿夹紧了李彪的脖子,而此时的李彪,因为被夹了脖子,一时间不知所措,完全没了进攻的能力。吴俊在最后十几秒的时候,一个旋转转身,李彪立马就飞了出去。

周老大坐在椅子上,闭幕养神!后面的人看到吴俊把李彪打败了,立马高呼

“俊哥,俊哥,俊哥!”

李三看到李彪败了,气不打一出来,上去就是一脚,踢地李彪嗷嗷叫。

李华见势不妙,立马走到李三跟前,对着李三耳语了几句。

“好”

“第二局,俄罗斯轮盘赌”

“待会我会拿一把手枪过来,立马会有一颗没有弹头的子弹,双方各派一人出来,签个生死状。”

太极圈的中央立马摆上了一张长桌子,上面有一颗子弹和一把手枪。

“不过,这一次选人的规矩是由双方互相指派上来的人”说完,李华有了一丝笑意,但是脸上却很平静。

“把哪两个货带过来”李三命令手下把邝天豹和赵钱带到了长桌前。

“好,现在双方互相选人!这一局又上一局的输家先”

李三,看了看邝天豹和赵钱,最后指向了赵钱!

“啊,不要啊”赵钱瞬间崩溃了!

“好,三爷这边已经选好了赵钱!周老大,您这边选谁啊?”

“就选第一局那个被吴俊打败胖子吧!”

人选好之后,李华当着众人的面,开始把子弹装入手枪内,之后,用手娴熟的转了几圈弹匡之后,立马把枪摆在了桌子上。

桌子上有两张生死状,赵钱被人押着用手摁下了指模,而李彪则相对比较淡定。

“下面,由最后一个被选定的人先来”

李彪虽说没有赵钱那般害怕,但也是内心忐忑不已。

当李彪举起手枪对准自己的时候,他的脑海里一片空白,几秒钟之后,李三不耐烦了。

“给老子快点,李彪!”

“是,大哥”

李彪缓缓地抠着扳机,慢慢的闭上了双眼,听天由命吧,李彪心想。

“啪。。。”李彪慢慢睁开眼睛,发现没有中枪,心里一阵狂喜。

接着,就把枪递给了赵钱。赵钱一时慌了神,没接住,枪直接掉在了地上。人群中传来阵阵嘲笑声。

“这家伙真是个孬种,这点单量都没有!”

“周老大,要不要我去替一下这个小兄弟?”吴俊对着周老大耳语。

“不用”周老大依旧闭目养神。

也许是男人的自尊被羞辱了,赵钱红了脸,立马捡起地上的Qiang。当举起手枪对准自己右边太阳穴的时候,赵钱感受到了阵阵寒意。此时的他,满脑子的想的是自己怎么就这么倒霉了,摊上这样的事情。他的手一直在抖动,额头的汗水一直在流,最后,也许是想通了,大不了就是一死,老子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于是,赵钱用力扣动了扳机。

“啪。。”结果又是一次空弹。

看到这样的结果,李彪心里又凉了半截。而赵钱此时已经瘫坐在了地上,汗水已经浸湿了他的头发,脸色煞白。

李彪再次拿起手枪对准自己的时候,内心一阵酸楚,心想:跟着你李三这么久,根本就没把老子当兄弟看过!这一次,还要搭上小命。不行,我要留着小命,回老家娶老婆呢!但是,如果我不开枪,李三也不会放过我?

当李彪左右为难的时候,李三再次催促。也许是平日里受到李三过多的欺压,以及在这生死关头,李三也不把自己这个堂弟当回事!

左思右想之下,加上李三的再三催促,李彪立马将枪口从自己身上移到了李三身上。李三顿时失了神。

“砰。。”一声枪响,李三左手中枪倒地。

两边的人,顿时愕然!这时,周老大一声令下

“吴俊,马上把人给我抢过来!”

李三那边的人,都慌了神!一时间都去围观老大的伤势了,没有人去管赵钱和邝天豹了!

这时,吴俊带着四五个兄弟,把赵钱和邝天豹都扶到了周老大这边。

之后,周老大一行人,迅速撤离了宁波会馆。

此时的宁波会馆,就像一群热锅上的蚂蚁,各种乱窜!

更多优质秘籍,请加主编个人微信ugouku探讨,同时欢迎分享转发。
微信打赏微信打赏

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求各位看官打赏,打赏后加站长好友(微信caileap),共同探索

最后编辑于:2020/8/20作者:闽发论坛

头像

该用户很懒,还没有介绍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