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人物 民间股神 冀洪涛

他是中国第一只资源行业类基金的基金管理者
冀:谈到了资源,我们就特别敏感。我觉得这可能是我们的优势。
他把自己的基金称为“痛苦指数最低的基金”
冀:其他基金都已经跌破面值,我们的基金仍在面值之上。我相信无论在任何点位介入我们基金的持有人,他所承担的心理压力是相对比较低的。
他主张组合投资理念,认为价值与成长兼顾并存是投资制胜之道
冀:一个股票不会改变一只组合组合的命运,就像你一次暴富不会改变你一生的财富命运。
他坚持“赚大赔小”的投资原则,把投资看作是艺术,享受每次投资的过程。
冀:作为市场的参与者,勇于认错是不错的品质。熟悉规则,熟悉市场,追求回报,也是追求目标。

冀洪涛
东北财经大学经济学硕士
2004年加入巨田基金管理公司
现任巨田基金管理公司投资管理部副总监
巨田资源优选基金基金经理

巨田资源优选基金,国内首只资源类行业基金。截至2007年8月3日,2007年以来净值增长率达到120.22%,在晨星统计的75只积极配置型基金中位列第一。基金经理冀洪涛,称自己管理的这只基金为“痛苦指数”最低的基金。
主持人:为什么称自己的基金为“痛苦指数”最低的基金?
冀:有两个方面吧。在我们巨田基金发行的时候,市场比较低迷,那我们运作的时候相对采取了保守防御的策略,当大盘跌到1043的这样一个过程,其他同期发行的很多基金都已经跌破面值了,那我们巨田资源是一直保持在面值之上的。那从这个角度来讲,对于所有的基金持有人他所承受的痛苦的程度应该最浅吧。第二个概念,我们在整个过程中,伴随着分享了整个牛市的运行,一般都能保持大盘创新高,我们的基金净值创新高,那么甚至大盘没有到高点的时候,我们的净值也叠创新高,那我相信无论在任何点位介入我们基金的持有人,他所承担的心理压力是相对比较低的。
主持人:从今年第一和第二季度看,巨田资源都是跑赢大盘的,你觉得你的投资风格有什么特色?
冀:主要有几个方面的因素,第一个我觉得任何一个基金的成功都来自团队的力量,07年我们整个投研团队发生了很大变化。另外一个我们延续了我们的传统风格,实际上坚持价值投资的差异化投资,成为超额收入的贡献之一。基金类的构成分几个方面,核心资产,我们所谓的传统的蓝筹白马的企业我们是坚持持有的,还有20%的其他差异化的类别投资,市场价值的超额收益。
2005 年9 月底巨田资源优选基金正式发行,作为中国第一只资源类行业基金,它的投资目标是将中国资源的经济价值转换为持续的投资收益,为基金持有人谋求长期、稳定的投资回报。
主持人:巨田资源是国内首只资源类行业基金,成立时你们对资源类投资是怎么定位的?
冀:因为我们是比较踏实的借鉴了国外的投资经验,研究了中国的第一只资源性基金。我们投资的资源主要指的是土地资源、矿产资源、水资源、旅游资源和生物资源。
当时我们选择这只基金是因为我们确实看好这个方向,因为我们觉得资源的稀缺性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实际上无论什么涨价都跟资源稀缺有关。我们觉得这是一个非常长久的方向。第二我们是根据公司的特色,符合我们的产业链,我们公司的第一只基金是基础行业基金。
主持人:我觉得看到你们的投资报告,对资源行业公司的定义并不是很清晰?
冀:对于资源,我们不仅考虑现在拥有的,我们还考虑潜在拥有的。我们参与主要考虑它的未来投资方向。宏达,厦门钨业。
2005年底,有色金属板块率先展开凌厉的上攻行情。以资源投资为目标的巨田资源优势基金自然不会错过这场金属盛宴。2006年第一季度,凭借对资源的敏感和对有色金属的独到眼光,冀洪涛买入了大量的有色金属股票。
我们是这样看的,你要熟悉你投资的标地,你投资有色股就要习惯它暴涨,也要习惯它暴跌。那你在组合配置上,做好组合结构风险的对冲。所以我们对矿产资源的独特理解和有色金属的独特认识,使我们在它下跌的时候敢于去建仓,上涨的时候也不会太过贪婪。这也是我们获得超额收益的一个原因。
对于金属这样的个股,我们是第一,保证要熟悉它,第二,不放弃它跌破它资源价值的机会。第三,当它涨的时候,我们要分享到它主升段。这是我们的追求目标。
除了在山东黄金和中金黄金等这些有色资源行业股票上,获得了丰厚的投资回报之外,巨田资源优选基金还将早已看好的厦门钨业等资源股重仓持有。
冀:厦门钨业它实际上是制造业,只是有少量钨矿,是传统的制造业。这样公司的波动还不是跟有色有关系。对于这样的公司要有一个合理的判断。当时我们配置的时候是很便宜,超便宜的这样一个公司。
主持人:有多便宜?
冀:在我们公司成立之前我们就去调研过,在05年末就有每股7毛钱的这样一个预期,当时他的股价是在11块钱左右,那当时就有15倍PE,但当时已经可以预测到它06年会有1块钱的业绩,就是它动态的PE大概有十倍左右,那个时候我们觉得竟然还有这样高增长的公司没有被人发现,我们是在十二三块钱这样一个建仓的过程,就觉得真得很便宜。
主持人:当时怎么发现的?
冀:在当时那种低迷的市场环境下,其实有很多黄金等着你去挖掘,只是你没有勇气没有信心去做。但是作为我们基金管理人来讲,只要我们算好这笔帐,我们的投资就OK了。基于我们对有色的敏感,对它进行了研究。
主持人:你在持有它的过程中,你的心态会不会随着它的变化而变化?
冀:实际上我们对于投资,我们对它是有预期的。因为当时的环境,股改的氛围,牛市的起点造成了它的暴升,让它很快达到了未来08年的一个预期了。这只是非常完美的过程。对于我们参与者而言,我们只是在不同的阶段,去永远寻找那个最大化的收益。
厦门钨业一复牌就上涨了50%,冀洪涛并没有马上卖掉,而是一直持有到10送10方案出台,最终在这只股票上实现收益180%以上。
冀:在后来它股改之后,实际上我们是赚得比较多的,因为当时开了个先河,股改复牌涨幅是比较大的,也是当时暴利的这样一个过程。一个公司从超便宜到合理到最后高估这样一个过程,我们觉得还是蛮有价值的。
对于这样一个单一的品种,我的感受是,超便宜的时候你要敢于买进,当它高估的时候你参与要冷静。但当股改以后,我们觉得他还是非常优质的公司,但是至少它带给我们的超额收益不够了,那么我们采取了减仓。
主持人:那你怎么选择你的卖出时机?
冀:我认为有两种原因吧。第一是它达到了预期。第二是你恐惧了。因为你对市场不看好,然你就把手里好的公司也给卖掉了。我回想自己卖出的原因更多的是达到预期了,因为已经赚了这么多了,觉得太开心了,然后我采取慢慢减仓的措施。但是还有一点,我往往会预留一点,你万一判断错了,好的公司永远给你超额的预期嘛。所以我们好的公司往往能留下的。
相对于2006年一季度对有色金属等资源股的准确判断而言,2006年三季度后如何对投资组合进行大的调整,对冀洪涛来说是更严峻的考验。
主持人:其实你的投资态度一直是很谨慎的,从6月你就认为市场已经堆积结构性泡沫,并对有色行业较少了配置,增加了食品饮料行业和交通运输行业的配置。对当时市场你是怎么看的?
冀:应该是可能三季度我们投资不算太好的一个主要原因吧。因为当时我们觉得累计涨幅比较大了,它可能要调整。结果确实是调整了,但它的结构性一直存在。就是由于我们预测了它的调整,而放弃了结构性的机会的捕捉,造成我们三季度排名相对落后的一个原因。对我们以后投资也是一个财富和经验。
主持人:看到你三季度报告承认自己有偏差,那你当时是怎样做出这样一个判断的呢?为什么会在冷门上进行重仓配置?
冀:主要是市场环境吧。我们觉得有一部分股票还是物有所值的。但是后面涨的是大盘的蓝筹股。这个有点不一样。因为我们觉得大盘蓝筹股应该是稳定的长期的。但实际上我觉得去年的这样一个走势,包括工商银行,颠覆了很多传统的理念,连工行这样的巨无霸都可以以涨停的方式结束这一年的表现。我们觉得不应该有这样一个演变,实际上也是第一次看到。
主持人:当你看到市场结构性的上涨,你当时是什么样的感受?
冀:迅速的适应吧。就像我们很多基金经理在1300点的时候说1300能不能破一样,等过了那一天,到了2000点的时候,实际上已经不是谈1300的恐惧了,而是在谈我们在2000点如何投资的问题。实际上作为一个管理人财富的基金经理,做的事情就是要适应市场的趋势和变化,而不是说你去改变它。
其实整个三季度带给我的不仅是教训,它还是历练。就是当时整个市场那样的痛苦的情况下,还有很多结构性的机会在创新高。使我有了这样一个体会,作为公墓的基金经理,不要轻易的去预测大盘,这不是我们的长项,关键是如何做好组合配置。你是一只基金的组合管理人,你不是管理一只股票,你不是管理上证指数,你管理的是一个类别的组合,你的任务是如何让你的组合能够在这个市场上抗风险,它是一个动态的调整过程。我们的价值实际上在调整之中。有些人说,我可以不调整,那我觉得不调整实际上也是一种决策。
巨田基金的投研风格较具特色,挖掘出了相当多的特色品种,市场上出现了许多带有巨田标签的个股。比如宝新能源、中储股份、中海海盛等都是巨田基金率先发现、买入的。
主持人:怎样理解你们资源定义的独特性?
冀:我们可以和传统的基金一样,作成长的、优势的、价值去估值。但给了我们一个新的因素,一个公司的资源价值、资产价值。同样一个房地产的企业,除了看他的每股收益、行业地位等等之外,我们还可以加一个资源价值。我们会考察它的土地价值。
我们对于资产资源型的企业有一个独特的敏感性和关注。
主持人:我们觉得其他的基金经理面对资源类公司投资理念和你差不多,你觉得你有什么不同之处?
冀:不太一样吧。在这个基金刚成立的时候,比如说钢铁,钢铁这样的一个公司,很多基金经理认为行业的龙头应该是宝钢,但是根据我们的价值体系评价,我们当时认为是鞍钢。因为它集团有自主矿山,铁矿石的自主率高一些。这是角度的不同,虽然我们最后可能两个都投了,但是比例肯定不同。
还有房地产企业,你可以找到许多小的公司,PE非常低,成长性也非常好,但是我们当时的一个判断,要看他的资源价值有多少? 有多少可持续的开发能力。当时深圳的金地、华侨城、招商地产,还有万科,他们在NV的价值判断差别是很大的。当我们当时最初选择了金地,而不是大家认为传统的万科。但是后来结构发生变化后,我们发现万科又便宜了,因为它的土地储备最大,每股的单量也最大。虽然最后我和其他的基金经理一样选择了万科,但是我们多了一个支持因素,原来万科在资源价值评估上它也是NO.1,这样就更坚定了我们的持仓,对我们也是有好处的。
主持人:为什么你们当时选择了金地而不是万科?
冀:当时是因为那时候评估它的NV价值,就是它的土地储备价值和市值差距,当时金地折价最多,万科折价少,但是都经过一段时间市场调整之后,金地超出资产价值之后,万科又显得便宜了。
而且我们从这个角度上选择了许多好的公司。葡萄基地对比其他基地的投资,跟市场是有些差别的。我们的基金一直在按照资源价值去判断,多了一个角度。
主持人:通过你这个角度,你们发现了哪些别人没有发现的公司?
冀:很多吧。比如新天,他的葡萄林的这样一个资源优势,还有中储股份,因为我们看好他的仓股优异力的升值,因为他是可以避险可流动性的。对于这种公司,虽然在财务利润上没有体现出来,但是你不能抹灭它的资源价值,它的资源优势。还有很多,这个市场还有很多这样的机会。
科班出身的冀洪涛1996年入市,亲身经历了一轮完整的牛熊周期,见识过市场风格、操作手法天翻地覆的变化。他笑言:第一只股票决定后来投资风格!
主持人:回顾一下你从毕业到现在的投资经历,哪些事情对你现有的投资理念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冀:很多,可能在不同的阶段吧。在96年的时候单边牛市,庄股文化,资金决定一切。那可能到了下一阶段炒科技股,炒的是预期。可能到了01年,逐渐大家开始觉得对基本面的研究变得重要了。因为看技术的多一些,我觉得这是一个分水岭。
对我来说,早期的风险教育对一个人投资经历是有很大影响的。最早的感觉是参与的比较早,对我影响也很大。当时在大学,全班每个人都开过户。大家集体决策。每个人的方法不同,有的人做技术分析,我当时就在做基本面的分析,因为图形看不懂。
主持人:你的第一只股票是什么?
冀:秋海虹。0503。现在好像叫海虹控股。当时钱也不多,400股1600块钱。当时六月份买完就套掉了。等放假回来终于赚了一点,几分钱,马上就卖掉了,后来发现那只股票涨疯了。就是那个是第一个案例。发现第一只股票决定后来的风格。
主持人:什么风格?
冀:我觉得当时那只股票是价值重估的典范嘛。
??  至于其他的经验都是在工作之后,比如当时的升息。当时给我的感受就是,实际上我们容易被市场的现象所欺骗。我现在还是这样的体会,227不就是被市场欺骗了吗。你最大的收获就是在市场上呆得久。
在巨田基金管理公司监察稽核部出具的一份报告中,发现在股票赔、赚的比例上,巨田资源优选基金的特点非常突出:如果单只股票出现亏损,其可能会花很小的成本就迅速将其调整出组合。“赚大赔小”成为冀洪涛朴素却又鲜明的投资风格。
冀:我的风格相对是比较保守的。首先你要知道你能承担多少风险。你要想到你会亏多少,然后才想你能赚多少。我觉得有时候我们在选择上,包括组合上都能看出来。有一些股票我确实比较看好,确实经过了很大的思考。不过大部分时候,尽管我非常看好也不会盲目的把它加到八九个点,只会保持一个决衡的配置,体现了我的防御战术。
主持人:那你的投资经历上有没有什么让你刻骨铭心的呢?
冀:一个股票跌倒20%的时候,我已经卖掉了,卖掉了你说这个让不让我刻骨铭心呢,我觉得这个很难讲。实际上我有这样一个操作逻辑。如果一个股票已经低于我当时预期的百分之多少了,是不是我判断错了,我会做一个分析。如果我没有判断错,我应该加仓才对。如果我判断错了,我就卖掉。这样保证了在过程中我的组合比较优化。我觉得我看错的品种没有亏很多的时候我已经卖掉了,看对的品种一直在保持着增长,不断地去做贡献。
冀:我觉得做投资策略比较重要。策略是什么呢?你无法预测明天是下雨还是天晴,明天是上涨还是下跌,但是你知道明天上涨还是下跌你怎么办?比如明天上涨你怎么办?如果明天是下跌,你预测错了你该怎么办?实际上我不会每天很累得去判断点位,因为我不擅长。但是我知道明天上涨怎么办,下跌要怎么做。我觉得这样能够让你的组合发挥最大的效益。
主持人:你觉得自己压力最大的时候是发生在什么情况下?
冀:有吧。我记得当时是2.27。当时正是市场是跌停,当时我们的仓位都已经打满了。已经能做的事情都已经做完了。团队很重要,一旦巨大压力来临的时候我就喜欢开会。我一直觉得基金经理不是一个人事情。现在回想起来那天也没有改变什么。
2007年2月27日,春节后的第二个交易日,沪深股市遭遇十年来最大跌幅,并创出2007亿元的高成交量。随后,全球股市展开接力般的暴跌。
主持人:作为一个专业人士,你们看到当时的市场状况,是一个什么反应?
冀:要判断。我觉得暴涨和暴跌都是一样的,是发生什么因素了,让它暴涨和暴跌。如果你想了半天没有,觉得判断没有改变,只是它轨迹发生改变了(闽发论坛)。这个时候我觉得要观察,其实不着急动手。在市场中有经验的人,其实第一次的现象不重要,而是对之后市场的一个判断。
主持人:你为什么做那样的判断?
冀:当时我们是看好的。那时候是一个比较重要的判断吧。当时我们所有的仓位是打满的。没有发现其他变化,我们的判断没有问题,牛市没有结束。我们看好的股票,比昨天低10%的还可以买进,还有人卖给你。
主持人:你就果断建仓了?
冀:不是,实际上我们仓位就很高。然后在那一天,我们就全部都满仓,在我们契约的上限,95%,最后第二天是反弹了很多,证明我们的判断没有错。我的策略都已经应对了。
2007年5月30日,财政部决定调整证券交易印花税,由原来的1‰上调为3‰。对于持续狂飚的股市,这条重量级消息犹如一阵特大冰雹,深沪股市暴跌,两市当天累积成交超过了4000亿,再创历史天量,盘中超过800只个股跌停,把近亿投资者砸得晕头转向。
主持人:你对5.30是怎么看的?
冀:5.30是不同的。因为发生在不同的点位和估值空间。在227的时候,实际上都是很便宜的,在很便宜的时候,你还可以便宜10%卖给我,那是一件非常开心的事。但到530已经有很多结构性不便宜了,就是不便宜的公司超出它原来价值很高的时候,它回弹一个10%的调整,给你,卖给你,你还是觉得它贵。这是530和227本质的区别。
530的伤害就比较大,有很多公司下跌50%,现在都没有恢复,那是一个结构性泡沫的刺破。所以在530的时候我们可没有加仓,反而采取了减仓。我宁可跌10%卖掉,我们觉得这个时候的策略是正确的。因为我们采取了这样的策略,所以我们在6月20号的时候,大盘实际上没有创新高,但是我们基金已经在创新高了。这是我们一个主动性调整的结果。
主持人:我想知道你们是怎么样的一个调整?
冀:卖出许多股票,觉得短期不会有收益的。然后对许多蓝筹股进行了增仓,比如像招行,保险,交通运输行业。不能说我们是对的,但是是我们的思维逻辑。但是我们在227和530的判断是不同的。
在基金界,冀洪涛不过三年的从业经验,回顾巨田资源优选基金的发展历程,虽然波折不断,但对于基金管理者和这只基金来说都是不可磨灭的一笔财富,带着这份财富,冀洪涛可以走得更远。
主持人:你是怎么看待基金经理的这个工作的呢?
冀:因为我是证券专业出身的,我一直觉得自己除了做这个以外,其它都是白痴,都不会做。我觉得这个状态可能是我追求的,比如我想要得就是这个,我又得到了,那一定是很开心的。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岗位。当你能够给持有人带来收益,人家感激你的时候,真的是不错的感觉。当你发现一个产品被低估了,然后你买入它,这就像是一个作品完成的过程。我一直觉得这个工作状态是我所追求的,这是一个创富的过程。我和我的持有人都是在一个创富的过程,先知先觉的人一定是走在前面的,才能获得最大的收益。
主持人:你觉得目前最大的压力?
冀:还是要熟悉规则,熟悉市场,然后最终战胜自己,取得超额回报。这是目前最大的压力也是追求目标。
因为有一个观点,如果说全民炒股,你会觉得不是褒义词。但是如果我说一个词这是一个全民理财的时代。在这样一个全民理财的时代,我们作为基金经理能够为我们持有人创造更多的财富,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事情。实际上,在整个全民理财大幕开始的时候,我们已经站在了一个专业的角度。我们觉得理财不是买某个基金的事情,而是你一生都需要的履行的事情。
主持人:对现在市场的怎样判断:
冀:我们是这样看的。作为一个公墓的基金经理,我们不是对市场点位作判断。你要提高你的运作。高空作业。这个时候更多的是来自你的挖掘。这个时候绝对不是整个市场的都便宜了,你随便去找一个类别资产就可以赚很多钱。这个时候更要考验你的专业能力。永远要去追求结构性低估的品种,降低结构性高估的品种,这样的组合才能够抗击风险。还有一个大的前提,你对整个市场的长期发展都有一个前瞻性的预期。我们主要是谈到了黄金几年,市场的牛市什么时候终结。我们的判断是这样的,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时代,这也是一个非常好的股市,它的最大的基本面是经济的持续增长和人民币的持续升值。而不是我们探讨的4000点还是5000点。如果最大的基本面没有更改的情况下,作为我们来讲就是做结构性调整,而不会为了所谓的结构性风险去做仓位的调整。这个是最大的差别。
主持人:那你觉得未来市场还有哪些机会?
冀:我觉得煤炭吧,还有很多方向,比如金融地产。还有中国的保险业。
公墓基金不会出现巴菲特
主持人:你觉得一个优秀的基金经理要具备什么样的素质?
冀:我觉得只需要三个素质:第一个,专业的素养,学习的能力。第二,应该有责任心,对工作的热心。你投资一个基金一定要选择一个有进取心的基金经理,他真的会把你的钱发挥到最大化。第三是无坚不摧的心态。
冀:我有这样一个观点。公墓基金不会出现巴菲特。因为游戏规则不一样。因为你不能在一个中短跑运动中出现一个马拉松运动员。也可能他素质够,也可能跑长跑,也可以跑短跑,但是我觉得这个不太可能。如果让老先生做我们的公墓基金经理,它可能也会被这个游戏规则折磨得不像样子。

更多优质秘籍,请加主编个人微信ugouku探讨,同时欢迎分享转发。
微信打赏微信打赏

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求各位看官打赏,打赏后加站长好友(微信caileap),共同探索

最后编辑于:2021/1/28作者:闽发论坛

头像

该用户很懒,还没有介绍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