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翔出狱 面临离婚、资产甄别 能否东山再起?

(7月9日上午,青岛监狱门口。张晓晖供图)

经济观察网 记者 张晓晖

 原泽熙投资的负责、曾坐拥数百亿身家的私募大佬徐翔,于2021年7月9日出狱。

当日上午,青岛的最高气温是26度,太阳底下,一群人正在青岛监狱门口守候。

等候徐翔出狱的人群中,并没有徐翔的家属,有人说家属可以直接开车进青岛监狱里面去接,一直在跟徐翔打离婚官司的应莹没在接徐翔出狱的队伍中。

7月9日下午两点,徐翔的朋友向经济观察网记者确认,徐翔已于当日出狱,“人已经接到。”

经济观察网记者联系徐翔妻子应莹,向其询问徐翔出狱之后,两者的离婚官司、财产甄别是否就会有进展?应莹回复:“我无法判断,但我希望能有所进展。”

在监狱中,徐翔已经同意与应莹离婚,但离婚官司因为巨额财产甄别工作尚未完成,迟迟未判。

离婚官司未判,120亿家庭财产仍待甄别

2015年11月1日,徐翔因涉嫌违法犯罪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2017年1月23日,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操纵证券市场罪判处徐翔有期徒刑五年零六个月,并处以110亿罚金,同时徐翔同案等人总计90亿元非法所得上缴国库。这个处罚金额创造中国证券史之最。

2019年,徐翔妻子应莹向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递交《离婚起诉书》,请求法院判令其与徐翔离婚,孩子由应莹抚养,并依法分割夫妻共同财产。

因此,徐翔出狱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面对妻子应莹与其长达两年的离婚官司。

徐翔、应莹离婚案,之所以引发媒体关注,是因为其涉及金额巨大,并且涉及徐翔案的资产甄别。

此前,应莹在2019年8月7日发布《关于离婚案的一点说明》称,“我以徐翔要离婚的妻子的身份,要求青岛法院尽快甄别涉案资产,苍天在上,我要离婚。”

但离婚案一拖就是三年,至今未有结果。

应莹《关于离婚案的一点说明》透露了徐翔案的诸多执行细节:

徐翔案发后,我们家庭名下大概接近210亿元的资产都受到查封,这包括泽熙系公司的资产、徐翔父母名下以及我们夫妻名下的所有资产。此外还包括一些关联朋友的资产也一并查封。2017年1月23日,徐翔案判决书认定,徐翔的犯罪所得为71亿余元。判决书第98页认定徐翔“所得赃款已全部被追缴”。另据判决书:“本案三被告人的辩护人均提出‘公安机关扣押、查封三被告人的涉案财产,部分是他人财产以及与犯罪无关的本人合法财产’的辩护意见,本院将依据相关法律规定,对随案移送的涉案财物权属和性质予以甄别后,依法作出处置。”

以上均为判决书原文。谁曾料想,“对随案移送的涉案财物权属和性质予以甄别后,依法作出处置”这句话成为数年来我最大的纠结,亦成为我们婚姻最大的艰难和坎坷。

在徐翔案判决前,2016年9月,划扣个人银行卡余额约5亿,2016年11月至12月,划扣信托账户资金余额约100亿(未通过信托公司,直接从银行端划扣),判决后,2017年6-9月,划扣个人证券账户资金余额约16亿。以上划扣都是直接去银行划扣,我们没有收到任何手续,查询相关账户后才得知被划扣。

应莹在上述说明末尾中表示申请与徐翔解除婚姻关系,并称于我而言,我本人希望换一个身份,重新有一个站位和角度。站在一个离婚妻子的角度,我依然希望青岛法院能够加快速度甄别资产,现在是我要求分割我们家庭共有的合法财产,为我和儿子获得一份应有的资产,这一切是合法,也是合情合理的。不可否认,徐翔有一些违法行为,他本人也认罚,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家庭的合法资产也要受到剥夺和没收。

2019年11月6日,应莹诉徐翔离婚案因故取消,离婚案延期。

2020年5月1日,上海黄浦区法院通知,应莹诉徐翔离婚案,继续延长审理。

应莹与徐翔要离婚的前提是家庭财产分割,而家庭财产分割的前置条件是徐翔案法院对徐翔案已经冻结的资产进行甄别。

如今, 徐翔出狱之后,资产甄别能否有所进展?徐翔与应莹之间的离婚官司能否完结,仍然是一个问号。

面对离婚案与资产甄别

根据公开信息,徐翔有机会拿回股份的上市公司,目前有宁波中百(600857.SH)、大恒科技(600288.SH)和文峰股份(601010.SH)。

宁波中百的实际控制人为徐翔父母徐柏良和郑素贞,通过西藏泽天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称“西藏泽添”)持有宁波中百15.78%股权。

然而宁波中百目前问题重重,2020年报显示,徐柏良和郑素贞所持宁波中百的股权均被青岛中院司法冻结,西藏泽天的工商信息显示,该公司已经处于“吊销,未注销”状态。

徐翔拿回宁波中百控制权的前置条件,跟应莹的离婚诉讼前置条件一样,那就是对查封资产进行甄别。

徐翔出狱当日,宁波中百大幅下跌,在最近四个交易日里,宁波中百股价已从15元跌至11.5元附近,跌超过20%。

大恒科技的实际控制人为徐翔母亲郑素贞,持股比例为29.75%,这部分股权亦被青岛中院司法冻结,2020年报显示,该公司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均出现两位数的下跌。其中营业收入为23.15亿元,同比下降30%,净利润为5700万元,同比下降21.7%。

大恒科技在徐翔出狱前数日,股价亦出现大幅下跌,四个交易日内,股价已经从13.96元跌至11.7元。

文峰股份是三家公司中质地较好的一家,郑素贞对文峰股份直接持股14.88%,目前该持股亦被青岛中院司法冻结。

另外,据悉,对徐翔的110亿元巨额罚金,目前仍在执行之中,这110亿元罚金的执行也成为一个问题,因为它需要从徐翔的资产中去划扣,但徐翔的资产和应莹的资产,由于离婚案未结,资产甄别没有完成,罚金就无法单独从查封的资产中去扣除。

对徐翔本人而言,由于没有被处于市场禁入,这意味着徐翔还可以参与市场交易。

即便远离A股数年,徐翔仍是资管行业内的话题人物。重获自由之后,他能否在投资圈东山再起,业内议论纷纷。

出狱引发热议

不少人将徐翔的出狱,与黄光裕相比。黄光裕出狱后的指点江山,似乎是一个可以参照的样本。

一名资深业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从入狱之前所在行业的江湖地位来看,二人确实有可比之处。两人都是出身草根,在事业如日中天之时锒铛入狱。不过,两个人入狱后处境大不相同,国美在黄光裕入狱之后,仍保住了基本盘,但徐翔的诸多产业,目前仍未完成甄别。

作为商界传奇的黄光裕,2008年11月入狱。法庭判决显示,黄光裕因非法经营罪、内幕交易罪、单位行贿罪,三罪并罚,被判有期徒刑14年,罚金6亿元,没收财产2亿元。

作为国美的缔造者和掌舵者,黄光裕入狱后,国美也曾有一段混乱期。始于2010年5月的“黄陈之争”,一度给外界风雨飘摇的感觉。不久后,这场风波即以黄光裕妻子杜鹃全面掌控国美而告终。

“私募一哥”徐翔于2015年11月在宁波杭州湾跨海大桥上被司法部门带走,自此泽熙的神话破灭。

2017年1月,徐翔操纵证券市场案在青岛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宣判,徐翔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没收93.37亿元的违法所得,并处罚款110亿元。徐翔在截止日前放弃了上诉,判决生效。

与黄光裕案宣判后,未在罚金方面过多纠缠不同,徐翔案的财产甄别进展缓慢。对一审判决,徐翔父母曾公开表示对所确定的违法所得不太认可。

他们提出,涉案的71亿元非法所得中,有超过10亿元系投资人购买泽熙系列信托产品的投资盈利,相关投资人已赎回并获利了结,不应从徐翔及其家人名下的资产中进行扣缴。

此外,徐翔家人还提出,应当依法甄别徐翔与应莹的夫妻共同财产、徐翔父母的合法财产,不能将徐翔的罚金从徐翔妻子以及父母应得的、合法的财产中执行。

徐翔父母还对外宣称,之所以质疑一审判决的违法所得认定,是因为徐翔未获减刑。

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根据律师判断,主要是因为徐翔的罚金未交足而影响了减刑,但徐翔父母则认为,徐翔相关的所有资产都被冻结或查封,已无钱交罚金。

2019年3月,应莹向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提起四点诉讼请求,包括判令应莹和徐翔离婚,双方所生之子由应莹抚养,请求依法分割夫妻共同财产,诉讼费由徐翔承担。因牵涉财产分割等敏感事项,外界人士故称这场离婚为“技术性离婚”。

徐翔案的罚款加上没收非法所得,金额高达203.37亿元,这创下了中国资本市场个人罚单之最。更为市场热议的是,徐翔被指有缴清罚款的能力。

应莹曾表示,“对于现有被查封的资产,我只能说一个大概的数字,我这边也没有明确的数字,而且股价也一直在变化,查封的时候我们家的资产在200亿出头。”

迄今为止,徐翔案牵涉的一些上市公司股权仍处冻结状态,但大多在其父母名下。

据时代周报记者梳理,徐翔父母郑素贞、徐柏良以及两人控股的瑞丽金泽等公司仍是大恒科技(600288.SH)、文峰股份(601010.SH)、宁波中百(600857.SH)、退市金钰,以及华丽家族(600503.SH)的主要股东。

此后,伴随着“案中案”的宣判,徐翔的一些操作手法亦被公之于众。

比如,徐翔曾与文峰股份原董事长徐长江合谋,让文峰股份一度飙涨451.6%。此后,徐长江通过大宗交易减持,套现67.617亿元。徐翔负责二级市场股价并接盘部分大宗交易股票,徐长江方面则发布股权转让、高送转等利好信息予以配合。

投资生涯能否继续?

徐翔今年不过才43岁,但在A股市场却已摸爬滚打了20余年。出狱后,徐翔能否东山再起,成为业界津津乐道的一个话题。

从私募基金角度来说,徐翔的职业生涯或已终结。

中基协的一份纪律处分书显示,泽熙投资的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记已被撤销,徐翔、郑素贞通过认定方式取得的基金从业资格也被取消,徐翔还被列入黑名单并予以公开谴责。对于强调合规,监管日益严苛的资管行业来说,徐翔无疑已难有翻身机会。

值得一提的是,徐翔并未受到“市场禁入”的行政处罚。这也让人对徐翔的投资生涯是否能够继续产生好奇。

一名徐翔旧部和时代周报记者提及徐翔时,仍颇为尊敬,认为他是A股市场最出色的交易者。

不仅旧部没有忘记他,近年,A股江湖也一直有徐翔的“传说”,尤其是关于其记录的交易笔记让外界津津乐道。

应莹曾在公开场合提及,徐翔对于过往的交易一直有一些总结笔记,打算以后交给儿子。

不过,也有人认为徐翔的投资生涯已经结束。

“现在的徐翔,还是2015年之前的那个徐翔么?不要小看几年牢狱生涯对人的改变。”7月8日,有私募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徐翔身上的光环,部分与股价操纵有关,但这些方式方法现在已经“见光死”。换言之,若所有交易行为都合法合规,徐翔的业绩未必耀眼。

A股市场也确实难以回到2015年以前的状态。有一个特别的参照系,是徐翔的表哥马信琪。

两人早期的人生轨迹颇为类似:一起开出租,一起卖掉出租车炒股发家,两人甚至炒股手法也颇为类似。还有一些细节有共通之处:比如,徐翔持股最多的“马甲”,是他的母亲郑素贞。而马信琪也用母亲郑素娥的账户,后者名字多次现身于上市公司前十大股东。

徐翔被调查之时,作为徐翔进入股市“领路人”的马信琪也跟着“翻车”。

2015年9月11日,因涉嫌操纵“暴风科技”股票价格,中国证监会对马信琪作出行政处罚:没收违法所得441169.11元,并处以1323507.33元罚款。

这次行政处罚,亦将“宁波敢死队”的操作手法曝光。

据证监会披露的信息,马信琪利用大资金、超量大单,通过频繁撤单,吸引买盘进入后再挂单出货。

此前,市场一度在徐翔出狱临近的热议下炒作过徐翔概念股,但近日来,宁波中百等个股并未出现明显异动,走势平淡。

更多优质秘籍,请加主编个人微信ugouku探讨,同时欢迎分享转发。
微信打赏微信打赏

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求各位看官打赏,打赏后加站长好友(微信caileap),共同探索

最后编辑于:2021/7/9作者:赵老哥小弟

头像

该用户很懒,还没有介绍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