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德御系:资本市场收割银行、套牢首富

在近几年金融去杠杆和反腐的风暴中,我们见过了太多庄家割韭菜的套路。
低级的割散户,高级的割明星、大佬,一幕幕热闹的大戏轮番上演。
而今天故事里主角,名气并不算太大,资本实力亦称不上顶级,但他们却比任何一路杠杆玩家都要豪横。
他们的镰刀伸向纳斯达克和A股市场,狠起来连地方银行和国资委都在所难逃。

01
故事发生在山西。
这里是煤炭王国,也是著名的杂粮优质产区,有着发展农业产业的先天优势。
所以,除了做煤炭生意,还有大把晋商搞农业。
2004年4月,33岁的晋中商人张俊德,在当地注册成立了晋中德御农贸有限公司,并出任公司董事长。
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头,即便是若干年后,他成为了纵横A股市场的金融大佬和杠杆玩家,人们很难查到他的背景资料,但这丝毫不影响他将成为“德御系”千亿帝国的第一人。
两年后,他的后辈——生于1981年“80后”任永青,“砸”了手中的铁饭碗,离开了工作数年的太原铁路局,毅然下海创业,创办了晋中市第一家粮食贸易公司——晋中永成粮油贸易有限公司,进入粮食贸易流通领域。他随后还成立,晋中市榆糧粮油贸易有限公司。
同一时期,出生于1973年的晋中商人田文军,已经在晋中地区煤炭行业、投资担保行业摸爬滚打多年。他成长于晋中一个大学教师家庭,没有政治背景,也不是“富二代”,基本全靠自己打拼。
拥有了金融投资和资本运作实力的田文军,于2006年主导成立了中海博投资(北京)有限公司,并出任董事长,投资方向主要为农业贸易及农业科技。
此时的他们,在晋中1.64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还是三条没有交集的平行线,但创、投方向一致的三个晋中商人,似乎注定会在几年后“臭味相投”走到了一起。

02
2009年,中海博投资(北京)有限公司更名为德天御生态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同时投资人也随后由山西星光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栋盛国际投资(北京)有限公司,变更为深圳市吉如海科技有限公司。
果不其然,第二年德天御就相继完成对晋中德御农贸有限公司、晋中永成粮油贸易有限公司和晋中市榆糧粮油贸易有限公司的整合,成立了“德御农业”。田文军出任德御农业董事长,张俊德、任永青也正式出任公司董事。
就这样,通过简单的企业捆绑,德御农业号称创造了一个新的商业模式,变成了一家从采购、加工到销售杂粮和玉米的全产业链公司,“德御系”开始成形。
在完成公司架构和公司管理层的巧妙运作之后,德御农业正式在美纳斯达克上市。
就这样田文军、任永青、张俊德等大佬通过联手“破局”,正式进军资本市场,开始实业、金融两条腿走路。
随后的“德御系”,又逐渐多了一些新的面孔。
在推动德御农业赴美上市的同时,德御农业又通过VIE结构控制了2家境内公司——晋中龙跃投资咨询服务有限公司(下称“晋中龙跃”)和北京君大乾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君大乾元”)。
VIE就是“协议控制”,按照协议,德御农业为晋中龙跃和君大乾元提供业务合作机会,但后者要将年度全部税后净利润支付给德御农业。
其中,晋中龙跃由35岁的女晋商赵晶和43岁的赵培林执掌,其公开信息甚少;君大乾元最早由田文军和郝建明创立。
在德御农业成立之时,田文军还成立了一家杂粮饮料企业,名叫德御坊,由晋中龙跃和君大乾元100%控股,德御坊甚至引来了国际著名投资机构软银资本,投入2500万美元。
但实际上,德御坊和德御农业实际上是两个公司,一套人马。
"德御系"日趋成熟。日后,田文军、郝建明、任永青、张俊德、赵晶、赵培林等人,还将在中外资本市场掀起更大的波澜。

03
德御农业开始,“德御系”拉开了在美股、A股市场征战的序幕。
2014年12月18日,齐星铁塔(现更名为北讯集团)公告称,龙跃投资以8.8亿元收购公司7875万股股份、占比18.895%,成为新的实际控制人,齐星铁塔也成为了“德御系”在国内A股的第一个上市公司。2017年7月,齐星铁塔完成对北讯电信的正式收购后,更名为北讯集团。
2015年12月,顾地科技公告称,广东顾地将持有的9599万股份(占27.78%)以11.7亿元转让给山西盛农,公司实控人变更为德御系成员任永青,顾地科技也成为德御系拿下的第二家A股上市公司。
2016年1月,宏磊股份公告,天津柚子成为控股股东,郝江波成为实际控制人,而郝江波是田文军妻子。2017年2月,宏磊股份正式更名为民盛金科,“德御系”再下一城。
在此期间,德御系还将旗下从事融资租赁、融资担保以及相关的融资咨询服务业务的稳盛金融集团送到了美国纳斯达克,同时还控制了新三板的德御坊金粮股份
也就是说,在中外资本市场的版图中,“德御系”至少控制了7家上市公司

04
讲到这里,故事开刚刚开始。
玩家逐一登场,平台搭建好了,白手套也有了,接下来就该割韭菜了。
通过爆炒中概股概念,德御系在2016年7月到2017年2月的8个月内,通过建仓、洗盘、拉升、把旗下的稳盛金融的股价从10美元拉爆到465美元,涨幅达到惊人的4500%,成了纳斯达克的实至名归的妖股。
这种骚操作狠狠地给华尔街的金融巨鳄们上了一课,以至于后来华尔街流传了一名言:别说过头话,别惹山西人。
除了炒自己的股,德御系的这帮人还偏爱在纳斯达克的新股和次新股,比如蔚来汽车和趣头条。
蔚来汽车上市后第二天上涨了75%,趣头条上市当天上涨了128%。两家公司,一个产量跟不上,一个用钱买通读者发展下线,两家公司都是亏损上市被大家骂到扑街。
但这样的公司,愣是在德御系手里变成了金元宝。几天时间,德御系再次建仓、洗盘、拉升、出货,在暴涨暴跌间快进快出,散户如同蝼蚁被吸进黑洞。
而在国内资本市场,德御系手法略有不同:获得上市公司的控制权后,通过投资或并购重组实现对上市公司的控制权,而后变更主营业务、改名换姓,一边让上市公司股价飞天,一边大量质押股份套利。
从“德御系”控制的三只A股北讯集团、顾地科技和民盛金科来看,自从入主之后股价都开启了暴涨走势,最少涨幅也有2倍的利润。
以宏磊股份(民盛金科)为例,虽然并购标的业绩不行,但在一系列动作的推动下股价不断创新高,从2014年6月的4.6元启动,2015年12月28日最高到41.22元,两年时间股价涨幅超过9倍。
在股份攀升的过程中,德御系的控制主体柚子投资却不断地进行股份质押和解除质押再质押的操作进行套现,最后在2016年12末的股价最高点附近,柚子投资质押的股份也累计占其所持有的股份达99.49%。
一面在美股市场翻江倒海,一面在A股市场左右腾挪,德御系已然成为了造富机,在短时间内,掌控德御系旗下各个上市公司的实控人都成了十亿富豪。
2017胡润百富榜上,郝江波以38亿身家排在1141位,任永青则以35亿资产紧随其后,排在1214位,成为名副其实的山西80后首富。
赵培林和赵晶虽未登榜,但其获得的财富也不容小觑,而已经隐居幕后的田文军、张俊德的财富实力更是如日中天。

05
无论是坐庄美股,还是玩转A股,都需要天量资金。
钱从何来?
一个细节显示:早于德御系收购A股第一家上市公司齐星铁塔(北讯集团)的前一年,也就是2013年4月,德御系旗下的和柚实业以每股2元的价格认购晋中银行股份4000万股,田文军也由此成为这家商业银行董事。
2014年,德御系从山西阳泉市的盂县农商银行两个股东手里购买超过10%股权,以每股2元的价格获得寿阳农商行2000万股权;同年,以每股2元价格购买山西寿阳农村商业银行2000万股份以及出资200万元,入股和顺县贵都村镇银行,持股10%。
2015年9月,山西榆次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定向募资工作获得监管部门审批通过,注册资本由4亿元变更为8亿元,德御系企业以每股1.55元的价格认购5000万股,花费7750万元。 另外,阳泉市商业银行和山西寿阳农村商业银行也有和柚实业的投资,初步估算入股的银行数量约10家。
在德御系布局A股资本市场的那几年,旗下以农贸产业为主体的实体产值不过数亿元,并没有多大体量,之所以能够在两年之内连续拿下三家上市公司的控制权,并进行资产重组,显然少不了金融机构的大力支持。
在购买了银行股权之后,立刻能够通过质押进行贷款套现,这不仅仅不占用企业的资金,还能拿到银行控制权,相当于“白手套”。
德御系这种资本与资金运作的典型特点是——资金需要环环相扣,而这也意味着巨大的风险。一旦中间出现裂缝,借助股权质押融资实现资产快速扩张的融资风险就会被迅速放大,且随着战线越拉长,风险越提升。
日后,当德御系的债务黑洞暴露时,一场金融地震也在所难免。

06
2017年,德御系旗下龙跃实业出现大额融资风险,融资风险敞口高达360亿元。
眼看着一颗大雷即将在德御系引爆,实控人田文军和郝江波两口子,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怎么去处置风险,而是逃跑。二人积极向国内的很多机构问路,准备移民英国。
可能是意识到德御系这颗大雷一旦爆发必将横尸遍野,山西省为了拯救德御系专门成立了领导小组,还拉来了东旭集团庆华集团华讯方舟集团三家企业为德御系的欠债买单。
但新引入的三家公司却有着自己的小心思,他们本身也存在债务风险,介入德御系是希望借助德御系背后的银行来缓解自己高筑的债台,将银行变成自己的提款机。
以河北首富李兆廷的东旭集团为例,其在山西省金融系统的债务本来就高达两三百亿,卷入德御系的债务黑洞之后,不仅自己的危机没有半点降低,反而窟窿更大。
此后的一年时间内,徐东集团掌上的货币资金少了将近500亿,其中就有德御系的龙跃实业贡献的128亿收不回来的往来款。
这意味着,大名鼎鼎的河北首富,也被套牢在德御系的基本局中。
再说另一家参与挽救德御系的中国华集团。这是霍庆华家族掌控的企业,有个纨绔二代子弟霍东。
2018年,德御系把自己的民盛金科卖给了霍东,霍东将其改名为仁东集团。
有意思的是,富二代在接手公司后,转身就把股份质押给了德御系的阳泉商业银行和晋中银行,等于白拿了山西省银行业的支持,双方皆大欢喜。
再后来,富二代把公司完全交给了北京海淀区国资委,A股市场迅速反应,仁东集团股价翻了一倍,德御系和富二代靠着减持股份,又赚了一笔。
吊诡的是,在卖之前,德御系从自己参股的山西潞城农商行,以信托的方式借走了15个亿,担保方是民盛金科(仁东集团)。
15个亿划转时间是2018年12月,但此时民盛金科已经被卖给了富二代。2019年3月,这笔借款到期,无论是银行,还是德御系和仁东集团,都没提起这个事情。
2019年11月,控股了仁东集团的海淀国资,刚做完工商变更就被潞城农商行告上了法庭,要求海淀国资偿债。
15亿一口的黑锅,海淀区国资委当然不肯背,他们说自己没有接触、签署过上述文件,也没有相关用印流程。
看到这里,不难发现,割过“洋韭菜”的德御系,相比我们听闻过的湘军资本等庄家,真是既绝又狠。它不仅收割散户,连河北首富这样的大佬和国有资本都不放过。

07
随着龙跃实业的暴雷,2018年开始,德御系旗下上市公司北迅集团也出现大额债务逾期及股价暴跌的情况。
北迅集团股价在跌去了96%后,300亿市值也灰飞烟灭,最终于2020年7月份被深交所暂停上市,背后3.75万户股东遭闷杀。
而自2018年开始,德御系旗下的龙跃集团、和柚公司所持两家上市公司股权和参股的所有山西农商行等的股份都先后被冻结,众多金融机构亦开始对德御系公司进行起诉。
今年8月8日到10日,深陷德御系债务黑洞的晋城银行、晋中银行、阳泉市商业银行和长治银行相继发布公告称,计划进行资产重组。
与此同时,山西金融系统也迎来了地震。包括原中国银监会山西监管局党委书记、局长张安顺,山西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省政府金融办)原党组书记、局长(主任)竟晖,山西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4位负责人先后被查落马。
而此时此刻,德御系的一众杠杆玩家中,田文军、郝江波都已远遁海外。
也许和贾跃亭一样,田文军已经不那么容易回来了,很多人也不希望他回来。毕竟,在一场几个人暴富、几十人吃肉、几万人被割的资本江湖局落幕后,总要有人去背锅。


更多优质秘籍,请加主编个人微信ugouku探讨,同时欢迎分享转发。
微信打赏微信打赏

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求各位看官打赏,打赏后加站长好友(微信caileap),共同探索

最后编辑于:2020/9/11作者:闽发论坛

头像

该用户很懒,还没有介绍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