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赌徒不讲武德 徐翔


公布资产重组预案之后,连续两个交易日内,创业板上市公司普丽盛股价涨幅高达44%,低吸高抛的股民在股吧里嘚瑟了好几天。
但这些人终究只是喝汤的,早在九个月之前,一个叫任伟达的男人就已潜伏到普丽盛的十大股东名单之中,他豪掷6310万受让了普丽盛5%股权,每股受让价格12.62元。
这显然不是一个一般的玩家,更像是A股市场的野蛮人。比这更疯狂的是,先后出现在普丽盛十大股东名单中的,还有周战红、陈阳,两人持股比例分别达到了6%、6.8%。
如果你百度一下任伟达、周战红这两个名字,很容易发现他们与曾经的宁波敢死队总舵主徐翔,一起出现在新闻资料里。
任伟达、周战红却与徐翔之间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
2014年3月起,康强电子第一大股东普利赛思的股东郑康定等46人,将所持全部普利赛思股权以协议方式转让给银亿控股,一旦转让完成,公司实际控制人将变为银亿控股的熊续强。
但随后半路却杀出个徐翔和他盟友,徐翔旗下的华润信托泽熙一路增持触发举牌,配合徐翔的还有钱旭利、任伟达,他们联合进攻对熊续强形成围剿之势,导致康强电子在相当长时间内形成了无实际控制人的局面。
周战红则是通过竺勇与徐翔建立联系。
竺勇是徐翔的亲密战友,他在2014年成立了灵岩投资,而这家公司的监事正是周战红。此外,周战红还为宁波占元投资咨询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该公司成立于2014年7月,注册资本100万元人民币。
任伟达、周战红、陈阳的股权交易在今年2月、3月正式完成过户,那时普丽盛股价约15元左右,市值仅15亿元。但从5月开始,普丽盛的股价开始持续上涨且走势独立,尽管它前三季度的业绩亏损超过六千万。
不约而同的是,6个月限售期过后的8月28日,周战红和任伟达在同一天减持了部分股票,持股比例低于5%;20多天后,陈阳紧跟其后,减持了部分股份,也将持股比例控制在了5%的举牌红线下。
持股比例低于5%之后进而可以自由买卖,不受信息披露、短线交易的约束,这是现在资本市场常见的一种交易方式。
眼下,普丽盛的资产重组正在进行中,它的借壳方润泽科技是一家专业从事互联网数据中心运营的IDC龙头企业,旗下的润泽国际信息港是全国最大规模的数据中心产业园。
一个代表着新基建风口优质资产的注入,早已推动者壳公司股价的一路上涨,普丽盛今日收盘报收41.48元,相比受让价已经翻了3多。如果照此测算,任伟达的账面已经浮盈1.3亿。
还是那个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匿藏在普丽盛“卖壳”背后的这波骚操作,让人仿佛又看到了穿着白大褂的总舵主的影子。

01

上个世纪90年代,当所有普通或贫困人家的孩子在埋头苦读,寄希望于金榜题名出人头地的时候,宁波徐家的孩子徐翔却打算辍学,而做生意的父母也并没有反对这种想法。
或许,在一个生意人眼里,学而优则仕太过教条主义。
1992年,15岁的徐翔开了一段时间的出租车之后决定进入股市。拿着其母亲给的3万资金,跃跃试欲,他对财富无比憧憬甚至渴望。
许多年以后,当追随者们茶余饭后谈起他时,总习惯用“股神”来赞誉徐翔,仿佛他不曾失过手一样。而实际上,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更何况炒股,哪有不交学费的。
徐翔最初从父母那里借来的3万元并没有给他带来收益而是几近亏光,正是因为不断亏钱,才让他不见兔子不撒鹰一直沉浸在股市里,直到有一天,属于他的机会从天而降。
从1996年12月16日起,沪深两大交易所作出规定,要求对上市交易的股票进行涨跌幅限制,幅度为每天不得超过上一日交易价格的10%。而在此之前,A股是不设涨跌幅的,个股一天涨幅超过100%的,也可能暴跌掉100%。
涨停板制度下,大家围绕涨停板开始研究获利方法,年轻气盛的徐翔一骑绝尘,成为涨停板模式交易的佼佼者,创造出独特的涨停板交易模式。
在这前后,徐翔迎来了人生的第一次大牛市。他借钱加之配资后,一把梭哈重仓了四川长虹,到1997年牛市结束的时候,浮盈500多万现金。这是徐翔的第一桶金,这是很了不起的事情,那时宁波商品房才不到1000元一平方。
徐翔的运气的确不错,他在股市的沉浮里一路开挂。1998年,五一九行情几乎又是一次直升机撒钱,徐翔半年后已有千万身家。
在这期间,他的炒股技术突飞猛进,依靠概率算法和速度的打法,对交易情绪有高度的敏感和把握,善于追高搏杀涨停板,逐渐成为涨停板风格的短线游资代表人物。
“涨停敢死队”的声名已经在江湖上传开,成为江浙游资短线的经典代表,而匿藏徐翔的银河证券解放南路和天一证券解放南路时常出现在个股的龙虎榜,成为资本市场的非典型现象。
2003年2月15日,一位与解放南路颇有渊源的记者在通过数天的采访后,在《中国证券报》头版刊出《涨停板敢死队》,“宁波敢死队”成为一个短线炒股的代名词,徐翔也声名鹊起,成为短线交易市场的光环人物。

02

“宁波敢死队”的神话持续发酵,一些散户甚至不惜跑到营业部门口,专门等着这些传奇大佬的出现。有位北方的散户在亏掉上百万元后,带着仅存的资金到宁波解放南路,试图寻找点石成金的神奇之术。
打板战法让徐翔声名鹊起、平地暴富。借助超短线的高频复利,短短几年就积累了千万资产。20多岁已成为解放南的一号人物,“少年股神”,被尊为宁波敢死队总舵主,此为第一阶段。
几年之后,徐翔的资金量已经达到数亿,随着资金量越来越大,散户封涨停单打独斗的模式已经满足不了徐翔的胃口。2019年,徐翔和朋友悄然到上海,随后,在自有资本达到百亿左右,他决定成立泽熙私募基金。
上海泽熙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熙取自于康熙的第二个字,这个名字已经表明了徐翔在股市的志向。
他发行第一期数额为20亿的泽熙私募产品,其母认购了绝大多数的泽熙产品,成为他的LP,其它都由他身边的朋友认购。2009年9月到2012年12月期间,大盘从3478点跌到1949点,但这段熊市期间,泽熙却以惊艳的经典操作手法成为私募明星。
2011年12月,重庆啤酒深陷疫苗丑闻,导致股价从80元/股左右掉头向下。在跌到第10个跌停板的12月21日时,跌停板被撬开。国泰君安总部和打浦路营业部赫然出现在当晚的公告中。重庆啤酒股价继续下跌,从26元/股左右一路跌到最低点的17元多/股,到2月23日回到34元/股左右。
徐翔第一次抄底发现继续跌停时果断斩仓离场,第二次跌到17元/股时,泽熙再次逐步抄底。整个重庆啤酒的操作持续时间两个月,当外界都在猜测泽熙被套斩仓亏损的数字时,泽熙获得数亿利润,在30元/股左右陆续离场。
在二十多年的交易中,他获得巨额财富,也获得了乐趣和成就感,交易完全融入他生活的一部分。
在个人资产到百亿后,他从二级市场股票交易逐渐转型到资产交易,这也逐渐接近他的梦想。从宁波到上海,当年埋头苦干寻找财富自由的热血少年已然成为了A股江湖的一代大佬。
高光时期,徐翔的资产高达250亿元,一个资本帝国的雏形经呼之欲出。

03

走上神坛的过程中,徐翔从来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早期进入股市,有表哥带路;在营业部坐庄的时候,不仅有父母的马甲账户打配合,更有同行高手与之同进同出。而到了上海,在泽熙公司,徐翔手下集齐了“八大金刚”,个个都是A股市场的高手,他们通过亲戚、朋友控制了上百个马甲账户。
不过,所谓技术和手法不过是流光溢彩的表面功夫,真正厉害的是徐翔背后的掮客和资本大佬。他们合纵连横,交织在一起,构成了徐翔资本江湖的传奇底色。
王巍,一个颇为神秘新西兰籍华人,他在幕后实际操控的极限资产,注册地在新疆喀什,也是一家较为神秘的私募公司。王巍通过朋友介绍与徐翔相识,他常向市场上的人吹嘘“徐翔是我好兄弟,没有什么办不了的事”,徐翔搬到上海之后,与王巍住在上海陆家嘴滨江大道旁的高端小区汤臣一品,且为同一单元的上下楼。
王巍一头捆绑着徐翔,一头连接着那些盘子小、基本面好但有资金困难的上市公司,合谋在二级市场拉升股价,协助上市公司高管大股东在大宗交易市场高位减持套现,或通过定向增发后高位抛售,双方还约定减持底价以及高出底价部分的分成。
2010年10月,华丽家族前董事长王伟林为解决资金困难,决定减持华丽家族股票套现,让华丽家族时任副总裁、财务总监、董秘金鑫找人接盘。同年11月的一天,经金鑫介绍,王伟林和徐翔王巍见面,徐翔答应接盘。这是徐翔王巍合作的第一家上市公司。
2010年11月到2011年6月,王伟林配合徐翔控制华丽家族发布收购“乙克”项目(抗乙肝新药)、高送转等利好信息,在拉升股价后,减持所持华丽家族股票,徐翔接盘。王伟林通过大宗交易减持华丽家族股票套现12.35多亿元,分给徐翔王巍共计8502万多元,徐翔、王巍在二级市场连续买卖华丽家族股票获利共计5586.96多万元,徐翔大宗交易接盘后抛售获利1458多万元。
徐翔与王巍的合作直到2014年下半年。当时,徐翔得知王巍私自收取上市公司的钱,便不再与王巍合作。接替王巍的,便是竺勇。
竺勇,一个擅长一级市场运作,在业内有良好的关系的宁波老司机,他聪明内敛,为人大气宽厚,极具有理想情怀,有很强的业务创新能力。他2004年通过保荐代表人资格考试,成为中国证券市场第一批保荐人。此后,竺勇转战上海,曾在光大证券投资银行上海三部任副总经理。
有了竺勇的助力,总舵主的玩法更高级也更野蛮。他开始摆脱了单纯的炒股角色,晋级上市公司大股东。以宁波中百为例,整个过程完全是一部大戏。
先是借助司法拍卖耗资3.2亿元接盘15.69%的股份,成为第二大股东,但是在公司董事会并没有话语权。于是借助马甲竺仁宝,暗中股权代持8.42%,然后联手罢免董事,增补董事会成员,2015年9人的董事会8人都是泽熙的人,彻底控制上市公司。
在徐翔朋友圈的外围,更有任奇峰、任伟达家族等一众资本力量为盟友,2015年甚至连史玉柱、中民投都与徐翔结盟,共同出击港股七星控股,让它暴涨537%。
不得不说,资本市场的吸虹效应更加疯狂,而徐翔就是这个引力场的吸金磁铁。

04

从炒股高手到游资大佬,再到私募一哥,徐翔不仅实现了财富自由,也为自己赢得了万千宠爱。因为在股市中追涨杀跌屡屡得手,他留下了“最牛散户”、“宁波涨停板敢死队总舵主”的名号。同样,因为几乎在历次股灾中都能全身而退,甚至逆市斩获高收益,他也被外界质疑是“手眼通天”的人物。
但光环之下,徐翔却也是孤独的。他在宁波一战成名之后,就多次传言中他成为了两个强大上海黑帮势力争夺的操盘手这一争夺后来被中国一个臭名昭著的黑帮头目所调停。
这个插曲,像极了香港黑社会电影中股市天才身不由己的命运,而这也是徐翔的B面。
在徐翔整个职业生涯中,他的野蛮成功围绕着无尽的传言和猜测:内幕交易、精明交易时机和富有的不为人知的政府关系客户。最持久的传言认为,徐翔为某些二代和权贵管理资金,回报是内幕消息并保护他免受起诉。
一个号称徐翔的老朋友,在媒体文章中也曾这样描述:徐翔被推上了前台,上海很多关键人物,把大量的钱投入到他的私人基金中,以作为他们的私人银行账户。
这些描述都在传递一个与外界认知截然不同的私募大佬形象——徐翔与其说是一个金融天才不如说是一个权力傀儡。
大多数时候,这一解释是在回答一个问题,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中国金融界的观察家:徐翔为什么不早停止?在收获数十亿美元个人财富的过程中,他非法方法的传闻是公开的秘密。
如果徐翔确实和某些不透明的社会精英联系在一起,他精心保护的匿名性就更重要了。如果一个国家的政治和经济控制是分不开的,而最闪光的往往是第一个倒下,剩下的未知的可以作为一种生存技巧。
但这些都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佐料,因为来不及佐证,徐翔就倒了。
2015年11月1日,徐翔在宁波杭州湾跨海大桥上被司法部门带走,一代枭雄落幕,一个出生于草莽时代的游资大佬,最终也没有成为“东方索罗斯”。
根据公诉机关指控,2010年至2015年,徐翔单独或与王巍、竺勇共同与13家上市公司董事长、实控人合谋,按照徐翔等人要求,由上市公司发布“高送转”方案、释放公司业绩、引入热点题材等利好信息的披露时机和内容,再由徐翔、王巍、竺勇利用合谋形成的信息优势,通过泽熙产品证券账户、个人证券账户择机进行相关股票的连续买卖,共同操纵上市公司股票交易价格和交易量。
2017年初,徐翔、王巍、竺勇分别被判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三年、二年缓刑三年,同时并处罚金。
如果从徐翔被抓的那天算起,还有几个月,这位曾经叱咤A股市场的江湖大佬就能出狱了。而在这样的时间节点,曾经的泽熙旧部,卷土重来再次上演了一出“抄底”大戏,不禁让人浮想联翩。
只是,不知等到徐翔出狱之时,他还能否做回当年那个草莽少年。

本文是全系列中第4 / 9篇:典藏书籍

更多优质秘籍,请加主编个人微信ugouku探讨,同时欢迎分享转发。
微信打赏微信打赏

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求各位看官打赏,打赏后加站长好友(微信caileap),共同探索

最后编辑于:2020/11/27作者:闽发论坛

头像

该用户很懒,还没有介绍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