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永根(路雷)炒股团“全身而退”

根据证监会披露的信息,卷入这起操纵案的16个账户中,有相当比例的账户是经由路某介绍,委托高勇管理的。而路某也是护城河投资的合伙人。

查询工商信息可见,护城河投资公司只有3位合伙人,分别是路雷、高勇和阎宇。该公司目前已注销,注销原因是决议解散。

“从公开资料上看,路雷和高勇是一对搭档,路雷名气更大,在生意中出钱更多,站在前台,负责拉客户,高勇隐藏在后面管钱,在生意中出钱少,操作账户炒股票,凭本事吃饭。”张健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据天眼查数据,护城河投资注销前的法定代表人为路雷。公司股权结构方面,路雷出资650万元、持股占比65%,阎宇出资250万元、持股占比25%,高勇出资100万元、持股占比仅10%。

根据公开资料,高勇现年44岁,来自黑龙江牡丹江市。同样是44岁的路雷也是黑龙江牡丹江人,2010年开始担任北京电视台BTV证券频道特约嘉宾,经常在各种电视台、网络媒体上发表观点、讲课。现任阳光私募基金经理。

但根据万德数据,截至2018年8月18日,在运营的所有阳光私募产品中,并没有任何一个产品的投资经理名字为路雷。

路雷和高勇把资金归集到华宝信托,并加上杠杆,由高勇操作管理,而高勇则利用账户操纵了精华制药的股价。

 

根据证监会披露,华宝信托“时节好雨”7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是一个伞形信托产品。

“伞形产品在2015年前后很流行,例如,在时节好雨某号产品之下,可以让许多人挂在下面,每个人都可以以时节好雨某号产品的马甲进行股票买卖,但只能动用属于自己的那部分资金。在外界看来,都是叫时节好雨某号产品,但背后或许是由不同人的资金组成。”张健对时代周报记者解释道。

在“时节好雨”7号下面,路雷自己拿出了9000万元,华宝信托又借给了路雷1.8亿元,路雷可用来炒股的资金额度总计达到2.7亿元。高勇则拿出了2000万元,华宝信托又借给高勇4000万元,使得高勇的资金额度达到6000万元。

路雷把自己的2.7亿元交给高勇操作,高勇在“时节好雨”7号里面控制的资金总额为3.3亿元。

张健对时代周报记者指出,这种杠杆产品的风险很大,一旦亏损8个点左右,就会被信托公司强制平仓:“如果不能追加保证金,则意味着两人的1.1亿元本金都没了,另外,还要支付利息费用。”

“令人惊讶的是,路雷带来的客户都是明星大腕,并且在此案件中竟然还能全身而退。”张健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除了“好雨7–高勇”和“好雨7–路某”两个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子账户之外,高勇账户组中还有14个自然人账户。其中,除了黄晓明的账户,路雷还拉来了吴某江的账户和薛某的账户,以及吴某江带来的崔某欣、吴某丰、吴某的账户。此外,路雷还拿出了自己岳母、妻子的姜某、朴某娜账户。

而高勇自己拉来的客户则包括世纪金源投资集团的张某燕、黄某账户,以及倪素某、倪松某的账户。

其中,吴某江、薛某、黄某的名字,与出现在黄海机械2014年第三季度报告前十名大股东中的吴宝江、薛青、黄艳等自然人接近。

据媒体报道,吴宝江为辽阳首富,是赵本山的密友。而根据天眼查数据,2014年3月吴宝江与本山传媒有限公司共同投资本山传媒(北京)有限公司,吴宝江本人担任公司法人代表。

薛青是在2015年三季报中,新进成为精华制药前十大流通股东。根据天眼查数据,薛青与王芳共同投资创办了青岛风尚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薛青股权占比20%,王芳股权占比80%。

此外,在精华制药2015年半年报中,与黄晓明的名字一起出现在前十大流通股名录中的,还有“李俊杰”。

根据百度百科搜索,李俊杰为电影《崀山生死恋》编剧、导演,1992年出生,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但截至发稿,时代周报记者还未能证实两者为同一个人,并不能确定此李俊杰与路雷、高勇账户组存在关联。

 

 

根据证监会的披露以及市场数据线索,可以发现,高勇的操作风格,主要是在公司并购重组之前提前布局,重组之后卖出获利,并在此过程中利用资金优势进行连续交易,以连续封涨停的方式拉抬,从而操纵股价并牟取暴利。

2015年2月25日,精华制药公告,称正筹划重大事项开始停牌。

2015年5月,公司公告称,要进行重大资产重组,以6.92亿元收购东力(南通)化工有限公司。后者是国内生产甲基肼系列产品的龙头公司,主要用作头孢曲松钠等抗生素原料药的重要合成材料,还在做心血管药物的相关研发。

精华制药2015年5月25日开始复牌。

2015年5月25日、26日、27日,精华制药连续三个交易日股价异常波动,公司发布了股价异动公告;但是,28日、29日,股价继续异动,公司再次发布股价异动公告,并称没有发现任何基本面和新闻报道异常;但是,6月1日、2日、3日,公司股票继续异常波动。

实际上,从5月25日开盘之后,一直到6月4日,精华制药股价上演了让人瞠目结舌的9个连续涨停。9个交易日之内,股价从40元/股上涨到最高91.8元/股,上涨超过一倍。

而这恰是高勇的杰作。

精华制药2015年一季报,前十大流通股东中,出现了倪松英、倪素英、崔可欣的名字,同时还出现了华宝信托–时节好雨7号集合资金信托的名字。

倪松英的账户当时买入了精华制药395万股,崔可欣为232万股,倪素英为213万股。按照当时股价均价30元左右计算,这几笔交易耗资分别为1.19亿元、6960万元、6390万元。

而同期,“时节好雨”7号买入的数量为446万股,如果同样按照均价30元计算,耗资为1.34亿元。

2015年一季度和二季度,显示在公司季报前十大流通股名录中的账户组,总计股份数量为1430万股,买入耗费的资金规模估算下来,总计为4.7亿元左右。

而根据证监会披露,这只是账户组的一半。实际上,利用前十大流通股之外的账户,账户组还买入了1000万股左右的股票。而假设买入均价为40元/股,则耗费资金约为4亿元。

据此测算,高勇通过账户组操纵精华制药,总计投入的资金成本为8.7亿元左右。而根据证监会披露,账户组总计获利为8.97亿元,也就是说,赚了一倍。

此外,高勇的另一笔针对黄海机械的操作,也是类似手法。

 

2014年三季报,黄海机械前十大流通股东中,黄晓明入场,同时进入的,还有“时节好雨”7号账户,及吴宝江、薛青、黄艳账户。

2015年3月23日,黄海机械宣布停牌,并公告称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正策划重大资产重组。

2015年7月1日,黄海机械宣布以全部资产和负债与高俊芳等人持有的长春长生100%股权等值部分进行置换,7月14日公司复牌。7月15日公司股票开盘之后,同样是8个连续涨停,股价从23元/股左右上涨到超过49元/股。

2016年3月17日,公司公告,将证券简称由“黄海机械”正式变更为“长生生物”。

“他为什么能提前知道重组的消息?是否涉及内幕交易?但根据目前的法律法规很难界定,这说明我们的法制法规存在漏洞,需要进一步建制。目前法律法规对应处罚不够的问题,让这类案件的犯案者觉得无所谓。”万喆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根据证监会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没收高勇违法所得8.97亿元,并处以罚款8.97亿元。

证监会对此案采取的措施是“没一罚一”,但实际上,证监会此前对许多类似案件作出的处罚是“没一罚三”,甚至“没一罚五”。

2017年3月,证监会对鲜言操纵“多伦股份”一案开出“没一罚五”的罚单,罚金总额为34.7亿元。而近期,因在佳电股份2013–2015年财务报表审计过程中未勤勉尽责,大华会计师事务所也被证监会处以“没一罚三”的重罚。

更多优质秘籍,请加主编个人微信ugouku探讨,同时欢迎分享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