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记我师父职业炒手和一个从几百万穿越牛熊做到6500万的师兄

众所周知,我师父职业炒手从几十万做到几亿,成为国内一线游资,这位超短大师的故事,早已是网络上耳熟能详的传奇之一。因此,我不拟赘述。这篇文章里,会谈到我师父,也会谈到我,谈到我们如何相识,或许还会谈到我们对于超短及中长线模式的探讨和思考……但是,更主要的,此文之中,我或许会讲述最近一位师兄(朋友们都喊他TT)在如今的熊市里逆市增长到6500万的事迹。并通过这个案例思考超短这个模式的优势与劣势。

关于那位师兄从2014年到2017年6月下旬,跨越牛熊,从几百万做到6500万的事例,估计一旦我写出来,肯定网上有不少人会怀疑其真实性,因为最近两年是极难操作的,我本人虽然有过牛市里增长几十倍的真实经历,但最近三年每年都是负收益,我能切身体会到这三年操作的难度。
所以,对于把他的故事写出来,我其实是有所纠结的,也正因此,周五内心有所触动,想写,却拖到今日礼拜天才写。

目前,网络上阅读过本人陋作《万物枯荣》和《勿忘心安》的股友,是越来越多了,许多人因为这两部作品而被深深打动,以至于我时常接到**或其他信息,表示愿意快递他们家乡的特产水果给我吃。
多数我都谢绝了。少数实在盛情难却的,我也就有幸吃了一些。说这些,意思是股民的眼睛是雪亮的,他们对于写出《万物枯荣》和《勿忘心安》这种感人肺腑的股市题材文学作品的作者,是非常喜欢的。因此,我必然会非常珍惜这一份喜欢,绝不会把虚假的股神故事,写来忽悠我的读者朋友们。甚至,如果我预计一旦写出后,多数人会怀疑真实性,从而有损“财经作家雷立刚”这个品牌,我是会迟疑的。

有许多网友因为我的股市文学作品,而把我视为一个奇特的人。但其实,我比谁都普通——普通的外貌、普通的性格、普通的欲望、普通的财富状况、普通的开心和沮丧。
不瞒大家,今天中午,我坐地铁从磨子桥回家的路上,就深感懊恼。因为我买的一张移动流量卡,可能上当了,浪费200来元甚至可能更多,因此我十分沮丧。

是这样的,我去年在电脑城买过一个移动上网卡,价格可能是300多元,用着一直感觉还不错。估计着最近应该快到期了,于是今上午我专门去成都电脑城想再买一张。
进入二楼之后,立即有个私人摊位小老板上来询问:“老师,买什么啊?”
我看了一眼,发现她们摊位上卖的东西很杂,什么都有,显然不是专门经营流量卡的。因此,我本不打算在那买。
可是,我不知为何,接了句嘴,说:“我买流量卡,你们这里没有流量卡卖吧?”
对方立即殷切地说,“有!”然后问我:“您买哪一种?”
我已经忘记了自己之前的流量卡是哪种的了,流量卡市场实在是分类太过繁杂,就算当场筛选也眼花缭乱,更何况我是近一年前所买,记忆早已混肴。
于是我反问:“你们有哪些品种?我要移动的。”
她回答:“有半年12G的,还有一年24G的。”
当时不知为何,我莫名其妙地以为,自己之前那张是一年24G的,感觉也比较够用。我就问:“一年24G的多少钱?”
她回答:“380元”。
我一想,自己去年买的好像也是这个价,于是就点头同意了。
见我同意,她立即转身就走,原来,她摊位上并没有,要去别的摊位去拿。
我当然知道,她去拿,肯定比摊位上本来就有卖的,成本可能高一些,我有些想走,但考虑到她已经去拿货了,就不好意思走。
摊位上她的同事,热情地让我进去坐,于是我坐在她们桌子上。忽然,我想搜索一下网络上的价格,于是我搜“移动24G的流量卡卖多少钱”,手机里立即搜出大量的链接网址,可是,打开来看,竟然全都语焉不详,没有明确的答案,不信大家可以立即用手机搜一下。
就在我依然搜不到合适的答案时,那个摊主回来了,热情地拿给我一张卡。

此时,我主要注意力,集中在此卡是否是真货的问题上。因此,我要求查验。摊主登陆了一个网站,给我查询,回复是确实是新开的卡,内有24G,使用时间到明年今日。
我看既然是真货,于是就买单走人。

从电脑城出去之后,走不多远,看到有一家移动营业厅。我进去,想查一下自己原先的流量卡,还剩余多少流量。
排队到柜台,工作人员帮我查了一下,她说:“你这张卡,每个月都有30G流量,但是,是年卡,6月的最后一天过后,就不能用了。”
我很惊讶,我这张卡,竟然是每个月30G!那么,和这次买的全年24G的卡,总流量差异也太大了!仔细回忆,我去年应该也只买成300多。
于是我在地铁上发了个**朋友圈:“移动24G的流量卡,380元是贵还是便宜了?”
万能的朋友圈里,立即有不少回复,很快我意识到:是亏大了。200来元就应该可以买到的。

同时,我继续搜索,无意中搜索到:有些人办一张主卡,然后申请四张副卡,他卖副卡给你,表面上看着是24G总流量,但是,由于是4个副卡合计在用,其实你根本用不到24G!
哇,那我这张是不是副卡呢?记得我去年买的卡,是有一个电话号码的。而今天买的,只有许多数字,却无电话号码。记得我在摊位上还质疑过,对方说:“去年的卡现在很多都不同了,每一批卡都不一样。”我也就没多想了。
此刻,估计自己有可能买到一张副卡,顿时,我心里更沮丧了。
以上就是我,一个凡人的一天。笨笨地去买卡,担心上当后的沮丧。所有这些,说明我一点也不奇特,我是一个除了文学创作和中线选股,就毫无特长的家伙。

同时,我突然想起了TT,他能从几百万,做到上周五的6500万,必有过人之处。尤其是性格和理性程度上。
如果是他来买流量卡,以他的性格和理性,会怎么做呢?我估计,首先,他会在买之前,先去移动营业厅查询目前流量卡的信息,其次,他会事先做很多了解,然后才下单。
而我,却总是事先连起码的调研都不做,就仓促下单。
我所有的长篇小说,都是在没写大纲、连我自己也不清楚故事最终走向的情况下,就动笔的。因此,我的朋友、很牛逼的作家王怡在许多年前就说,再没见过文学天赋比雷立刚更高的人了,而偏偏雷立刚总是肆意浪费自己的文学天才。
我所有的人生重大抉择,都是在我凭感觉去做的。几乎从未事先做过审慎客观的考量。跟着直觉走。好在我的直觉一直很准,因此这么多年来,也还算没酿成过什么大错。
然而,我的不理性、不冷静,使我直到今日,依然在炒股事业上一事无成。
而理性冷静的TT,已经轻松抵达6500万。
当我在为可能被忽悠了380元流量卡而痛心疾首之时,可爱的TT同学,淡定地打开3万8千元一瓶的路易十三。
  

                           (服务生正在打开路易十三)

前天下午,TT同学请师父门下所有有时间来同贺来的弟子,吃了顿丰盛的晚餐。而后,又盛情邀请我们去了成都目前据说最豪华的KTV—— “V+”。
在V+,为答谢大家对他的祝贺,他豪爽地开了一瓶路易十三。
其实我还是很想尝一尝3万8一瓶的洋酒,到底味道好在哪里。但是,那天我正好自己开了车,又不舍得请代驾,于是,我只好喝矿泉水。
旁边的师弟小S说:“哇,雷哥就是有个性,牛逼作家就是不一般。”
我苦笑:“不是有个性,是我真的舍不得请代驾。”
我说的是真话。
 


 
(师父旗下操盘手们在V+小聚,庆祝TT突破6500)

然而,我一点也没有因此,而丝毫自怜自艾。
我可以为380元流量卡可能上当而沮丧,但我不因此就认为自己过得不好。相反,这平凡的生活,令我觉得自己十分可爱。
同时,我也不会因为TT开一瓶酒就3万8,而认为有任何不妥。更不会愤世嫉俗地认为“朱门酒肉臭”。因为这钱不是假公济私而来,是他自己辛苦地劳动所得,是TT同学穿越所有岁月曾经给他的磨砺,凭他的智慧和冷静,以及他独特的投机天赋,所获取的英雄勋章。

我不妒忌那些比自己过得好的人,但也不因为他们比我过得好,就认为他们高我一等。不,所有人都只有与我平等的资格,即便国王,也只能与我平起平坐;
不因自己生活里所出现的难处,而有任何自轻,微笑着面对人生的每一段经历;
不为自己的命运叹息,因为我相信命运对人的馈赠有很多种,谁能说苦难就不是命运所赠与的珍宝?
不为苦难而自怜,平等地、安然地看着这个世界所有的人与物。不妄自菲薄,不看低自己。
以上,就是我如今真实的心境。也是我决定写下这个《漫记》的前提。

在这种平静的心境中,我愿意把TT的故事说给大家听,中间也会夹杂一些我师父的故事、我自己的故事。
为什么写这些?其实,并非我从中想总结出什么对自己有用的经验,而是我想把一些我已经感悟到的投资经验,传递给更多的需要这些血与火锻造出的经验的股民朋友。
今天,只是开场白,明天,如果我依然有兴趣继续写,我会告诉你们更多!

雷立刚 2017,6,25 于常凯申飞离大路处5公里外

更多优质秘籍,请加主编个人微信ugouku探讨,同时欢迎分享转发。
微信打赏微信打赏

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求各位看官打赏,打赏后加站长好友(微信caileap),共同探索

最后编辑于:2022/3/22作者:闽发论坛

头像

该用户很懒,还没有介绍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