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崩 萨拉奥 金融江湖黑吃黑

2010年5月6日,欧洲五国债券危机笼罩国际股市,道琼斯指数轻微低开。午间新闻报道欧央行主席拒绝救市的言论,道指午后盘跌去300点。下午2:45开始,纽交所、纳斯达克等全美十几间股票交易所,瞬间涌现全部蓝筹股的海量卖单,在不到5分钟内,道指跌去600点,总跌幅超过9%,共跌998.5点,折合市值1万亿美元。

 

闪电般的崩溃,瞬间扭曲所有股票价格。埃森哲等5只标普蓝筹股价格跌至不足1美分,苹果、惠普等多家公司股价飙升到10万美元。历时15分钟的震荡之后,道指和标普展开史无前例的绝地反弹。时至3:07,道指全部收复瞬间跌去的600点,全天收盘跌幅锁定在闪崩之前的300点。

 

              无人相信的调查报告

 

匪夷所思的闪崩,震惊全球。当天收市后的晚6点,美国财政部长、美联储主席、证监会主席等五名财经高官,召开紧急会议。这个被业界戏称为“护盘别动队”的最高级别股市维稳协调小组,是里根总统在1987年10月“黑色星期一”股灾后,签署行政命令成立的。当晚的会议责成证监会和期货监管委员会(期管委CFTC)尽快做出调查,形成报告,准备应付国会听证会。

 

期管委的调查相对简单。全部美股期货全部在芝加哥期货交易所(芝期所CME)进行,抽调当日交易数据进行分析,极易锁定调查目标。证监会的工作却很麻烦。2005年,为提升股市的充分竞争度,美国证监会在传统的6家交易所基础上,授权50多家中小交易所和电子交易所为投资人提供股票交易服务。从数目众多、参差不齐的交易所抽调数据、锁定目标,绝非唾手可得。

 

顶着来自四面八方的压力,经过四个月的紧张调查,证监会、期管委于2010年9月20日公布调查报告,将股市闪崩归咎于“流动性瞬时增加,买卖盘严重失衡,导致指数基金电脑自动交易系统因错判发出混乱指令”。

 

调查报告一出,投资界、学术界、国会两院的批评之声纷至沓来。监管不力、调查不周、逻辑不清、起因不明等,确属证监会、期管委联合调查报告的致命弱点。而这两家监管部门也确有难言之隐:证监会每年10亿美元、期管委不足2亿美元的年度拨款预算,捉襟见肘,根本无法聘请尖端人才、安装先进IT系统来有效监管设备精良、绝顶聪明的金融从业人员,美国的金融监管面临的“牛车追逐喷气机”的尴尬局面,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闪崩当天道琼斯指数示意图

                   祸起迷你期指

 

尽管恶评如潮,证监会、期管委的联合调查报告有一处闪光亮点:将闪崩的起因锁定在芝期所的“迷你电子期货指数”(E Mini)交易盘上。

调查锁定堪萨斯州一间于1937年成立、管理60亿美元的老牌对冲基金,在闪崩当天下午1:32开始的13分钟内,卖出总额达41亿美元的迷你期指合约,引发迷你期指海量抛售,导致芝期所交易系统自动停摆5秒钟。

 

迷你期指是芝期所于1997年推出的基于标普500股票指数的期货交易品种,将传统的股指股货合约拆成五份为一个交易单位,故称“迷你”。除交易单位小吸引散户参与、交易活跃外,迷你期指具有24小时交易、高杠杆、与现货保证金对抵、混合税收优惠等诸多优势,备受机构和散户青睐。

金融海啸后,高频交易成为美国金融市场主流交易手段,迷你期指因容量无限大、与现货指数的联动关系,成为高手云集、兵家必争的主交易场。

 

期管委进一步调查取证表明,堪萨斯州的这家基金无任何违规操作。基金的投资总监听到欧央行拒绝救市的消息后,下达抛售3亿迷你期指对冲股票仓位当天可能在蒙受的损失。此时,自动交易台几位资深交易员在外午餐,尚未返回公司,由年轻的值守交易员下单。

不料,这3亿美元的卖单,引发全美自动交易系统的跟风卖盘。迷你期指下跌幅度加剧,引发这家基金的自动交易系统启动卖盘保护功能,以优先其他卖家的速度,快速成交卖出41亿美元的合约。

 

期货指数的巨幅下跌,直接联动效应是指数现货随之下滑,在纽交所挂牌、最大现货股指基金SPDR自动抛售组合中持有的106只美股指数基金以及相关个股。指数基金价格与持仓股票直接联动,指数基金的自动交易系统随着基金价格下跌,不断抛售组合中持有的股票,引发股票价格大面积下跌,进而形成股票指数顷刻坍塌。

当股指和蓝筹股价跌破买入警戒线时,交易程序自动反转,下达买入指令,把先前卖出的股票和股指合约重新买回,股指很快完成相等幅度的反弹,回到闪崩前的水平。

 

期管委对这家“肇事”对冲基金几乎挖地三尺,实在找不出任何违规行为,只能就此收手,鸣金收兵。

闪崩引发的金融市场震荡示意图

                    举报人X先生

 

就在期管委深挖这家对冲基金的时候,芝加哥一名匿名为X先生的资深电子交易高手,对迷你股指期货交易数据做历史测试时发现异常。X先生是美国第一代电脑程序交易员,大型基金和投资银行进入高频交易领域后,他因电脑设备投入太大,不敌高盛、文艺复兴等顶级大户,退隐江湖,成立了一家专门为高频交易大户提供数据分析服务、甄别竞争对手交易策略的小公司。

 

X先生在闪崩前的历史交易数据中发现,芝期所一个特定账号,使用“隐藏下拉”的交易软件功能,长期落盘巨额卖单,引诱高频交易大户的电脑系统拉低做市卖价之后,快速取消之前的卖单,在低位买入期指,平掉之前高位落定的卖盘。在股市价格操纵中有个特定的名词定义这种行为:诈盘(spoof)。

 

与诈尸意思相近,这种诈盘下单不以成交为目的,意在诱骗其他交易人误信买卖平衡点发生变化,做市商随即开出新的买卖价格,诈盘人立刻取消全部买卖指令,根据新的做市价格,稳稳地锁定利润。在高频交易做市的市场上,诈盘人诱骗高频交易大户的电脑程序,稳准狠快,极难被电脑程序交易员发现。

 

X先生发现,在闪崩当日上午和午间,这位神秘的诈盘人大手卖出62,077张迷你期货合约,总值34亿美元,拉低期指361点后,锁定利润879,018美元。在提前股市闪崩一小时的1:40,即堪萨斯州那家对冲基金电脑程序启动卖盘保护时,这位诈盘人悄然下线。

 

X先生行走江湖数十年,对政府部门出具的闪崩原因报告,从一开始就嗤之以鼻。这个意外的发现,触动了他的职业直觉,认定这位诈盘手才是当天闪崩的真正罪魁祸首。

 

根据美国《虚假陈述法》( False Claim Act),向联邦政府做出有效举报,可获得政府实施惩罚金的10-30%提成。X先生认定这位身手不凡的诈盘手,一定是与高盛、文艺复兴比肩的超大型金融机构,罚金数目必定相当可观。

 

于是,在2012年11月一个宁静的冬日下午,X先生拨通了西雅图一间专门做金融市场举报业务的律师电话。

 大侠浮出水面

 

根据X先生提供的线索,期管委对这个交易账号锁定侦查,发现一位在伦敦郊区与父母同住的34岁印度裔青年,12个交易日内取消交易指令18.2 万次,其中8天无一笔成交记录,涉及期指总额高达35万亿美元。期管委经过将近一年的查证、确罪,2013年秋天正式立案。

 

这位英籍印度裔青年名叫纳夫 萨拉奥,幼年随父母移民英国,具有数学心算天赋,性格古怪,举止明显异于常人。2003年大学毕业后,萨拉奥凭借心算技术,进入伦敦一间以自营交易为主的期货经纪公司做交易员。

 

这间名为 Futex的经纪公司,以迷你期指为主要交易品种,专门聘用、培养职业操盘手。操盘手出徒之后,每月缴纳少量台费,根据服务年限不同,与公司进行不同比例的盈利分成。在这个被称为“洗盘”( Scalping)的特殊领域,为人古怪的萨拉奥业绩优异,盈利累计越来越多。

 

2007年金融海啸序幕徐徐拉开之际,萨拉奥力显神通,奋力做空,两周内盈利超过100万英镑。次年3月,萨拉奥因利润提成与公司产生矛盾,五个月后携300万英镑的退股资金离职,加盟一家提成比例更低的小经纪公司。2018年11月20日,萨拉奥笃定美联储救市,全力做多,一周之内斩获1500万美元后离场。

 

赚钱越来越多,萨拉奥并没给越来越高兴,反而越来越愤怒。他目睹了高频交易做市商们披着合法外衣,肆无忌惮地进行市场欺诈,认定是这伙合法的暴徒掠夺了像他一样以“洗盘”为生的金融市场“劳工阶层”的生计。这场掠夺以计算机运转速度为杀人武器:萨拉奥等人工洗盘手的平均交易速度是五分之一秒,高频交易做市商的速度是一百万分之一秒。

  复仇之路上的遭遇

 

挂牌这间小经纪公司、累计获利达到3500万美元之后,萨拉奥认为继续与经纪公司分成已经变得十分愚蠢。他索性在与父母同住的独立屋自己卧室内,开始长期居家办公。原经纪公司的一名账户助理了解萨拉奥详细财务状况,离职成立离岸投资咨询服务公司后,为萨拉奥设立了离岸信托结构,保证萨拉奥一人居家却可以公司名义通过经纪公司在芝期所开户交易。

 

对于这种既保密、又可以随意交易、不需要与他人分成、还能避税的法律结构,萨拉奥如获至宝,大展拳脚,一发而不可收。在2009年上半年,萨拉奥以每天稳定利润30-90万美元的速度,快速积累了巨额财富。如何处理源源不断进账的“复仇”红利,成了萨拉奥的一块心病。

 

现实生活中的萨拉奥十分节俭,长期居家,除母亲煮的饭菜外,只吃麦当劳巨无霸外卖,出入以公共交通代步,毫无任何额外花销。他没有一个朋友,更没有女朋友,他的家人对他的财务情况一无所知,看到整天在卧室鼓捣电脑,以为他是埋头打世界杯足球游戏:萨拉奥酷爱足球,又是电竞高手,曾经获得足球世界杯电子游戏比赛全球第12名。

 

为萨拉奥设立信托结构的两名律师,成功骗取了他的信任后,为他推荐了两个投资项目,一项是向苏格兰一间电网公司投资2000万美元,另一项是向一家以保本年息9%为诱饵的诈骗公司投资5000万美元。因为萨拉奥这两项投资,两名律师每年稳获近100万美元的业务提成。

 

一心复仇的萨拉奥,不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于2009年联络位于纽约的交易程序编写公司,对标准交易软件进行技术修改,以达到更好的诈盘效果。2011年,他再次请求这家软件公司,对之前的软件增加隐藏功能,提高激活速度,诈盘杀伤力大大增强。

  缉拿归案的波折

 

期管委对萨拉奥立案后,立即协商司法部,讨论相关侦查取证、跨境缉捕的法律问题。这时已经进入2014年。著名金融畅销书作家迈克尔 刘易斯出版了揭露高频交易内幕的新书《快闪小哥》(Flash Boys),这是继2012年揭露高频交易商的畅销书《破碎的市场》和《黑池》之后,影响力更大、内容更详实的一部力作。

 

几乎在刘易斯新书上架的同时,离职成立交易公司的三名前芝期所高管,发起对芝期所的集体诉讼,控告芝期所与高频交易商串谋,不公平对待其他投资人,损害养老金、储蓄基金等社会意义重大的机构投资人利益。

迫于压力,司法部即刻宣布对芝期所和高频交易商展开调查。萨拉奥的诈盘行为,以高频交易商为打击目标,量刑的法律尺度随之发生变化,案件进展陷入僵局。

 

为转移司法部门的视线,处于舆论重压之下的一众高频交易商,在2014年圣诞节前夕,将X先生举报萨拉奥的细节,全盘泄露给媒体,《华尔街日报》如期曝光。

曾经为萨拉奥修改交易软件的工程师,看到报道中萨拉奥的名字后,联系司法部,提供了萨拉奥两次修改交易软件时向他下达指令的电子邮件。萨拉奥在指令中的详细措辞,确定了他破坏市场交易的主观恶意,成为萨拉奥诈盘案定罪的铁证。

 

2015年4月,联邦调查局探员在伦敦警方带领下,在伦敦郊区的家中,逮捕了睡梦中的萨拉奥。经过长达近两年的引渡聆讯,萨拉奥在2016年美国大选投票日前两天,被押解到芝加哥等待审讯。

2012年出版的《破碎的市场》

                 意想不到的结局

 

抵达芝加哥后,萨拉奥一改引渡聆讯期间的强硬态度,对检察官提出的22项指控,全数认罪,并表示愿与执法部门合作。“坐着牛车追逐喷气机”的金融执法人员,马上意识到萨拉奥合作的巨大价值。他们罕见地为萨拉奥申请到恢复自由的法院执行令,在法院法庭前,萨拉奥可以自由往来伦敦与芝加哥之间。

 

在接下来的三年时间里,萨拉奥在芝加哥和伦敦多次现场培训、指导执法人员如何在盘面上识别诈盘人的踪影、如何获取逃脱不掉的证据。在萨拉奥的指点下,期管委三年内共抓获24名诈盘交易手。戴罪于身的萨拉奥,为期管委清理市场,立下功汗马功劳。2019年底法庭开审后,萨拉奥原本三年半的刑期,被锐减到三个月。

 

更有意思的是,法院追讨萨拉奥修改软件后总获利4000万美元中的3800万。这笔巨款已经源源不断地流入了信托律师介绍的那家骗子公司。骗子公司老板早已用老鼠搬家的手法将大部分资金转走,截止目前,司法部仅追回800万美元。举报人X先生仍在耐心等待属于他的罚金提成。

 

在芝加哥服刑三个月的萨拉奥,出狱后即碰上全美因新冠病毒疫情封城,至今仍滞留在芝加哥的旅馆里。

 

而那些被萨拉奥视为复仇对象的高频交易商们,在堂皇的公司品牌下,披着合法做市的外衣,凭借巨额游说开支,依然我行我素,继续在金融市场上从事着欺行霸市的丑恶勾当。

2012年出版的畅销书《黑池》

更多优质秘籍,请加主编个人微信ugouku探讨,同时欢迎分享转发。
微信打赏微信打赏

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求各位看官打赏,打赏后加站长好友(微信caileap),共同探索

最后编辑于:2022/6/28作者:闽发论坛

头像

该用户很懒,还没有介绍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