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各方都是在赚水鱼的钱

虽然只要运气好,水鱼也赢钱,但只要水鱼不离开牌桌迟早都要被经验更强的鲨鱼赢光榨净。

黄色的树林里分出两条路,
可惜我不能同时去涉足,
我在那路口久久伫立,
我向着一条路极目望去,
直到它消失在丛林的深处。
但我却选了另外一条路,
它荒草萋萋,十分幽寂,
显得更诱人、更美丽,
虽然在这条小路上,
都很少留下旅人的足迹,
虽然那天清晨落叶满地,
两条路都未经脚印污染。
啊,留下一条路等改日再见!
但我知道路径延绵无尽头,
恐怕我难以再回返。
也许多少年后在某个地方,
我将轻声叹息把往事回顾,
一片树林里分出两条路,
而我选了人迹更少的一条,
因此走出了这迥异的旅途。

虽然全香港的网线都是李嘉诚家拉的,香港互联网届,却出了一个狂拽着叫板游戏规则的人,英文名也对上了,一个是Ka-shing,一个是shing。

 

用最小的成本做最疯狂的事情,蚍蜉撼树,螳臂当车,这大概就是赌中有真意,所谓的赌徒精神。然而,十赌九输,沉迷赌博,等于冚家入海,哪怕最高明的赌徒,也要翻车。

 

8岁的货拉拉,上市前夕走到这一步,不得不提它背后的头子,当代陈刀仔,地推西施爱好者,城市牛皮癣缔造人,新界史上首个十优状元,前德州职业选手,英文名shing chou,周胜馥。如果你也想过搞点风险钱,啊shing的故事,肯定会对你有所帮助。

1.“捞仔”变形计

 

让我们把时间拨回1995年,一个名不见经传的17岁新界少年,首次拿下了香港的高考状元,震惊教育界。

 

要知道在当年,九龙才是香港的海淀区,新界则像是香港的天通苑,也就是电影里古惑仔,犯完事养伤避风头,常去的那个区

 

媒体跟进之下,发现这个名叫啊shing的中学生,原来并非一个简单的高材生,用粤语讲,竟是个“捞仔”,出生于广东揭阳,三岁时候随父亲移居香港,在内地当语文老师的啊shing父亲,到了国际之都后,竞争力没了,只能从苦力做起,动荡的童年和颇有落差的生活环境,塑造了啊shing沉默寡言的poker face,直到智商力觉醒前,都只是人群里黑黑瘦瘦的一小只。

 

一次偶然的机会,啊shing听说自己所在的新界还从来没出过状元,他当机立断决定要威一把,这便有了开头新界状元的故事。

 

啊shing的智商有多高呢?据接近他的同学们说,有五层楼那么高啊,而普通人都在地下二层,靠着课业上的天赋,啊shing在外乡,摸到了阶级跃升的梯子,如果一切顺利,他本会成为一名医生或者律师.

GIF

2.搞快钱才是正经事

 

《贫穷的本质》里有这么一段话,人类有限的自控和决断能力,大多数人几乎用不着,而穷人则需要不断运用这种能力。

 

起初啊shing也是短视、盲目,随波逐流,逐渐他认清了一个现实:对于他这类出身和家庭的后代而言,搞钱才是正经事,于是不到一年,他果断从加州大学的物理系退学,复读重开,去了斯坦福的经济学系。

 

1999年,21岁的啊shing,通过了贝恩咨询的总部面试,这是一家与麦肯锡齐名的跨国企业,左手ppt,右手鸡汤文,月入十几万,把家从新界搬到了中环。

 

一个闷热的下午,正在上网冲浪的啊shing留意到了一个花花绿绿的弹窗广告,用颤抖的手点开后,发现原来只是一个线上赌场开业了,就类似这个样式的。

 

在咨询公司当高管,但毕竟是乙方,第一次玩德州扑克的时候,啊shing感觉自己就是这个游戏里面的神,另到整个人都有存在感了。德州扑克这种赌术,运气的成分小,计算的空间大,是一种竞技类的博弈游戏。

 

啊shing“科学”赌博,专门开发了一款分析软件,复盘自己打过的牌局,查漏补缺啊,把自己训练得算牌像机器人一样,快准狠。

 

那段时间 啊shing每天打8000手牌,每天的日常就是吃饭睡觉打扑克,哪还有时间正经打工,自己主动丢工作的事情很快败露了,啊shing妈妈在家天天骂他,就差把他送去戒赌吧。

 

再加上当时,2006年,布什颁布了个法令,禁止信用卡直接充值线上博彩,线上打牌没那么方便了,为了专心打牌,啊shing把家从香港搬去澳门,一呆七年。

3.赌神的诞生

 

澳门赌界有一对黑话,水鱼和鲨鱼,水鱼是人傻钱多还去赌博的菜鸡,像周胜馥这种职业赌徒则被尊称鲨鱼,鲨鱼们靠不断地赢水鱼的钱,积累筹码,最终在类似赌王大赛这样的场合,一决胜负,完成赌资的重新再分配。

 

初到澳门,啊shing也曾在青铜水鱼局里摸爬过,主要目的刷出牌数据,同时继续用软件分析自己的牌路,每个月的输赢,只在几千港纸,就这样过了五年多,澳漂青年啊shing,是吃住都在赌场。

 

从年薪百万 到月入三千,还得996、007吸别人的二手烟,啊shing的父母首先不干了,阿shing只好一哭二闹三上优雅,这样坚持过了五年,第六年,数据的积累引发了质变,这时候的啊shing,仿佛赌神归位一般渐入化境,每个月都能赢100000港币以上,连赢了两年。

 

啊shing经常对自己员工说,我们普通人要想做成事情,必须做出牺牲和献祭,以透支身体为代价,当赢到3000万港币整时,他从澳门急流勇退了。

4.九龙“东哥”的好兄弟

 

靠打牌实现的财富自由,换成了当时香港的十套房,正所谓,年轻时用健康换钱,中年了拿钱买健康,创业初期,周老板一天的日常是,早上十点到了公司,然后想中午吃什么,吃完中饭返回公司,然后开始想晚上做什么运动。

 

自己不“干活”也能成功的秘诀啊,台面上,要有气场、格局、视野,底下更是要有一帮得心应手又死心塌地的“兄弟”,比如一次公开介绍自己合伙人的时候,啊shing是这样话的:不过郎无情“妾”有意呀,合伙人后来多次主动找上门,眼睛里有火啊 提出不拿工资也要跟他干。

 

与此同时,大洋彼岸出了个uber,把一个很简单的想法,连接司机和打车人用了四年做到17亿的估值,当时还是2013年,一个copy to Hong Kong的计划,逐渐在啊shing脑海中成型,当时大陆已经有滴滴快的,香港有uber,Easy taxi。

 

啊shing拿出当年在咨询公司的基本功,10天调研,10小时拍板,决定在司机项目前加一个定语——变成了货车司机,连接货车司机和打车人的货拉拉,英文名叫lalamove。

 

啊shing认为,互联网世界的1个月相当于真实世界的1年,兵贵神速,第一步招人,市面上半年才能开发的打车app,货拉拉用了八个星期做出来,这是怎么实现的呢?

 

他去打招聘广告,上面注明这三条:

1. 这个公司没有假期

2. 这个公司没有福利

3. 这个公司未必有前景

连他自己都在公开演讲中评价,好残忍啊!就这样招到了一批程序员敢死队,眼睛里面和那个合伙人一样,有火。

 

啊shing给这群程序员单独租了一房间,电子设备,行军床,格子衬衫摆好了,对他们说:写不出来这个app,就不要走出这个房间。

 

有员工说,我都好久没回家吃过晚饭,有员工说,我都好久没回过家,这些员工来自斯坦福、伯克利、加州大学、密歇根、微软、Uber、埃哲森……社会精英类的员工,做着最接地气的一群人的生意。

 

5.进击的地推“西施”

 

首先科普一下,货运行业江湖气挺重的,看天吃饭,路边趴活,货车司机中一部分原本就是开黑车的,也是城乡结合部,打架最猛的一群人,俗称地头蛇。

 

行业大背景这块,像是滴滴,美团,货拉拉这种互联网公司,都被称作o2o模式Online To Offline,简单来说就是把过去线下的服务活动,比如打车啊,下馆子,做美甲啊,搬到线上去完成交易。

 

020行业公认的痛点,是怎么说服,线下商家或者货车司机去线上开通账号,俗称地推,地推难度有多高呢,我说个旧事儿你就懂,当年有家打车软件公司,为了让北京的出租车用他们的产品直接给司机发车载平板电脑,全白送啊。

 

但是更骚的操作发生了,那就是你们认识的、上一届失德冠军,DD打车的地推人员,居然把这批平板给破解了,然后在上面装上了DD司机版。

 

说回货拉拉,啊shing调研时发现,货车司机几乎都是男性,工作时都在路上,平时少有与异性接触的机会,铁汉也怕绕指柔,因此货拉拉的地推,全员萌妹,按官媒报道的说法,从最开始,手把手,教司机下载app,注册接单,最后还得记得,亲手给贴上货拉拉的独家车标。

 

大家不妨看一下这三张图,这是货拉拉香港的车标,这是货拉拉竞争对手的车标,而这,是货拉拉大陆特供版车标,车有多大,车贴就有多大。

 

创立早期,因为入驻的司机少,方圆三十公里的订单都会被派发,一个订单发下去,整个东莞市的货拉拉司机手机都响起来。这两加起来,容易造成一种这平台单子贼多车也多的错觉。

 

这在德扑的技巧中,叫作Bluff,佯装自己的底牌很厉害,其实公司账上的钱只够开两个月人工了。

 

啊shing常常坐在货车里接受媒体采访,他的一帮手下,早期也混迹路边摊大排档,甚至是竞品公司的厕所和当地的货车司机打成一片,称兄道妹。

 

结果是,生意做大以后,加入了货拉拉的大车司机还是在吃路边大排档,但是货拉拉高管们已经开始大吃米其林了。

6.未选择的路the road not taken

 

啊shing最喜欢的诗,是罗伯特Robert Frost的那首《未选择都路》,黄色的树林里分出两条路,而我选择了人迹更少的那一条。

 

其实地推有个更简单粗暴的方法,你再熟不过的,补贴撒币,当时货拉拉是最早停止补贴的一家,主张运营取胜,最终险胜,后来居上。

 

我做花小猪那期节目的时候,跟十几个司机都聊过,早年间补贴大战的时候,很多司机都是空车刷单,双开软件,当时投资人心里都有数,平台一补贴,司机必刷单。但是都不约而同,选择了秋后算账,后来也抓进去了好多人,罪名是经济诈骗。

 

美团的王兴说过一句很凡尔赛的话,百团大战,不是我们赢了,而是对手们纷纷自己把自己给绊倒了,换句话说,不是啊shing有多牛,全靠同行衬托。

 

就像打德州扑克,虽然只要运气好,水鱼也赢钱,但只要水鱼不离开牌桌迟早都要被经验更强的鲨鱼赢光榨净。

更多优质秘籍,请加主编个人微信ugouku探讨,同时欢迎分享转发。
微信打赏微信打赏

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求各位看官打赏,打赏后加站长好友(微信caileap),共同探索

最后编辑于:2021/11/26作者:赵老哥小弟

头像

该用户很懒,还没有介绍自己。